烏飛前傳 Regarding the Flying Crow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3. 別哭塔奎茲峽谷

我在拉斯維加斯與巫師麥克談得差不多了。他已見過烏鴉小呱它們在臨行前叼給我屬於烏飛的物事,除了那枚黑色籌碼是麥克當年在大西洋城當面送給烏飛的之外,其他小玩意仔細瞧過之後他覺得都沒啥靈感。

『看著辦吧。』巫師麥克說。

『我想繼續完成我的火車旅程。』我說。

『你要沿路找人幫忙救烏飛嗎?』巫師問。

『我還能找誰?我已經找到你了啊!』我說:

『當年你給他那枚黑籌碼時,不是答應無論天涯海角都要救他脫困的麼?』

『是是...說得也是。』我發覺巫師臉上有些尷尬。

我回到紅鶴酒店收拾行李。之前錯過的列車、從洛杉磯到達拉斯的Texas Eagle德州之鷹號,在Palm Springs棕櫚泉有停靠站。

從拉斯維加斯南下穿越莫哈比沙漠、羊洞谷野地、約書亞國家公園,開車到棕櫚泉約莫四小時路程。

維蜜幫我聯絡好了,說雅雯剛好要到棕櫚泉找她男友,可以順路載我過去搭火車。

雅雯見我變成烏飛的蠢樣子,笑著奔過來張開雙手想抱我,我連忙倒退搖手喝道:『少來!』我知道這些女孩子和黑衣天使維蜜相處久了,早已打開心思神識,分辨得出誰是天使、誰是凡人類、誰又是色胚爛人。

雅雯開著一輛Miata Mazda紅色敞篷小跑車,一路上盡是荒漠野地,不過這樣兜風看風景卻也心曠神怡。

她說她在UC Irvine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就讀心理系,暑假到拉斯維加斯那家俱樂部跳舞打工,幾個月打工賺的小費足夠貼補大半學費了。又說學期間還在學校心理學實驗室打工、日後畢業想當心理治療師、功課也不輕鬆等等...我細心聽她絮叨說話,很少多問什麼。

在時空逆轉的剎那間,我彷彿看到日後烏飛從愛荷華飛到南加州,後來隱居到莫哈比沙漠邊緣的El Cajon耶卡吽小鎮村,某次開吉普車在沙漠尋找荒棄鬼鎮閒逛時差一點在Sheephole Valley Wilderness羊洞谷野地、Joshua Tree National Part約書亞國家公園交界處翻車,無意間遇見印地安的古老薩滿巫師幽靈。

『大~你的翅膀真可愛。』雅雯開著車、沒話找話轉頭看我。其實一路上都是我在聽她說話。

『你不覺得我裝成現在這個烏飛樣子很蠢麼?』我淡淡地回應。

『不會啊~』她說:『男人我見多了,你這樣子很真。』

『這烏飛是我之前的朋友,現在他變成一隻烏鴉了。』我說。

『喔?我喜歡烏鴉,烏鴉既聰明又善解人意...』女孩握著方向盤看著公路前方,她頭上綁的絲巾和漂亮的紅色髮絲在風中搖曳擺動著:『我希望我會飛~我希望有一雙翅膀,最好是粉紅色的~』

粉紅色翅膀?我勒?妳以為是在玩芭比娃娃家家酒隨送附件哪?

雅雯開車送我到棕櫚泉時已近中午時分,她說要請我到Elmer's Restaurant艾瑪餐廳吃brunch早午餐。反正火車時間還早,就陪她吧。

她點了一客German Pancake Combo德式煎餅,我點了Fish and Chips炸魚和薯條。

『你在沙漠也吃魚啊?』她問。

『妳的煎餅糖霜也灑太多了吧~』我覺得眼前這女孩真的是甜到骨子裡了。

女孩說黑衣天使維蜜之前雖然都在洛杉磯,卻不時會回來探看她們俱樂部這幾位跳舞的女孩子。雅雯只是暑假或學期中短假到拉斯維加斯打工兼差,另外兩位愛雯、麗雯她們則專職跳比較長的班表。

『她們不是學生囉?』其實我啥也不在乎。

『我告訴你喔~』雅雯湊到我耳際低聲說:『我猜愛雯和麗雯她們倆是巫婆,是善良的那種!』

啥良?又不是在演《The Wizard of Oz 綠野仙蹤奧茲歷險記》…巫婆也有善良的?就像日本動漫總是將魔女美化成魔法美少女,說起話來尖聲尖氣地,有的造型還童顏巨乳搞啥米玩意?

飯後雅雯提議到附近Tahquitz Canyon塔奎茲峽谷走走,我告訴她現在變的烏飛身體腿傷走不遠,散步到溪邊晃晃就好。

當天下午的塔奎茲峽谷小徑遊人稀少,我和雅雯坐在溪邊一方平坦大石上有一搭沒一搭閒聊,大半還是她絮聒說些瑣事、我陪著隨意聽聽笑笑。

『喂~』突然她不說話了,看了我半晌,神經兮兮地問:

『大~你的翅膀可以借我玩一下嗎?』

『玩啥?』我沒好氣應道:『之前受的傷還沒好啦~』

『受傷了喔?』她表情有點失望的樣子:『那你現在不能飛給我看囉?』

我勒?這沒大沒小的傢伙!之前在俱樂部大家一起喝酒的時候,她們這幾個女孩對黑衣天使維蜜雖然狀似親密、言談間卻不敢踰越造次。怎麼我變成烏飛的樣子,小妮子竟然欺到我頭上來啦?我猜以前烏飛肯定常常受到身邊莫名其妙女孩們的捉弄。

當下我童心乍起,使了個身法,將身後羽翅倒轉乾坤挪移到她背後,雙手封住她的額際雙耳,吹一口氣:

『噫嚱~』...只見她緊緊瞇住雙眼,憋嘴皺鼻表情可愛極了。

『好了。』我扶著她到溪邊靜水處:『你可以張開眼睛了~Ta-da 看哪!』

她俯身從水面天光的倒影看見自己長著一雙翅膀的婀娜身形,周身光暈隨波滉漾流轉,嬌呼一聲腿軟差點就跌落到溪裡。

我扶她坐在溪邊,見她默默低著頭,伸手將身後的羽翅尾端拉到胸前戀戀不捨細細撫弄,突然她仰起雙眼水汪汪望著我:

『大~你的給我好不好?』

『給啥?不行!』我心下一驚,想到烏飛童年時和他爸到燕子湖釣魚的竹林、喬安琪向小孩告別時抱住他給了他她的什麼,接著就被阿爸父貶謫到路西弗的火窟深淵燒硫磺十八年。

我硬生生收回翅膀之後,鐵了心腸眼睜睜看著雅雯失望傷心哭了老半天。

我沒有要教她什麼人生寓意大道理,什麼關於美貌不能換取一切等等貪慾的愛捨離鬼話,我也不是守護她們的黑衣天使維蜜,有千絲萬縷耐性任由女孩家心思膩巧搬弄。

昔日印地安薩滿巫師Tahquitz塔奎茲的幽靈似乎還在峽谷溪壑中遊蕩,他與那凡人類女子之間的愛情傳說似乎只剩下遊客中心導覽者口中的迷離詭異情節。

烏飛在七年之後就隱居在沙漠西南的耶卡吽小鎮村,也是某個午後迷路在峽谷某處乾涸的溪壑,翻落他那輛四輪傳動小吉普車,右側車身留下了印地安薩滿巫師Tahquitz塔奎茲現身的凹痕印記。

烏飛在南加州買的第二台小吉普
烏飛在南加州買的第二台小吉普
他常在莫哈比沙漠鬼鎮礦區閒蕩

當時烏飛總算將吉普車駛離溪谷脫困慶幸命大的快意心裡,是否想起我這位天外飛來的朋友曾經為了救他從魔咒中解脫、而意外惹得那位跳舞女孩雅雯嗔癡索討羽翅不成而傷心哭到不行。

下一章: 14. 魔咒隱現昔日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