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飛前傳 Regarding the Flying Crow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9. 魔指琴手的預言

我辭了天使雨寶,逕自飛回製琴師提瓦的工作室,又變回烏飛的樣子。見他呆坐在壁爐前打瞌睡,見我突然現身,他揉著眼睛問我:『那藥真的有效喔?你怎麼忽然間就不見了,我已經在這裡等了老半天,剛剛還難得下一場大雨呢。』

我沒把真相告訴他,只是說背痛好了,多謝他的藥。

『那烏飛的事怎麼辦?』提瓦問。

『那事你沒能力解決的。』我說:『烏飛的那把琴在他消失的當時也毀了,你給他的那三小片木楔可否再還我,我之前已經將琴身回復原狀,想再將木楔裝回琴身裡。』

『你不怕以後他彈琴又絃響共鳴引來巫婆覬覦加害?』提瓦說。

『你就沒有更好的玩意嗎?』這下我也有點犯愁:

『沒有副作用的改良型版本?』我隨口問他。

『改良個屁~』他一聽有點惱怒:『我又不是跑江湖的郎中!』

製琴師提瓦在屋裡踱步,不時東搜西尋、七翻八找工作室各處的櫥櫃抽屜,時而停步恍神、像是想起什麼,嘴上兀自嘟噥著印地安方言土話,我跟在他身後走走停停,乖得像一條搖尾巴熱切的小狗狗。

『對啦~這就是了!』只見他從一只大甕裡掏出一包牛皮捲成的袋子,拿到工作桌旁,將袋內物事全都倒到桌上。我湊過去探頭一瞧,只見都是些古里古怪雜七雜八各種小玩意,都不知道是些什麼東東。

提瓦說先前那三小塊木楔安在琴身內的絃響共鳴作用就像抽大麻煙一樣,會擴大彈琴者自身的心思情緒,當初大概烏飛和那三姑娘廝混耽愛情慾纏綿,以致擴大共鳴作用而引來女孩的那幫大姐頭閨蜜巫婆們慾火焚燒按耐不住而群起撲過來獵殺吞噬,算這小子活該倒楣吧。

啥啊?又不是童話故事《Pied Piper of Hamelin 花衣魔笛手》那位吹笛手到鼠患嚴重的巴伐利亞Hameln漢姆林小鎮,吹著笛子誘引一群耗子跟隨其後而集體溺斃在河裡。

烏飛的魔琴會引來巫婆群聚感染?怎不引來正經一點的女人家呢?不過就算引來正經女人家、這樣紅袖添香女色鶯燕對於他的道性修持反倒也會造成困擾障礙吧?他之前啥事都要來段《西遊記》情節附會瞎掰,現在可又變成《紅樓夢》群芳爭風添亂了。

正當我胡亂聯想之際,製琴師提瓦從桌上那堆東東揀出兩片物事,正色說:『要不是我覺得先前送給那小子三小塊木楔而讓他惹上麻煩,如今我是出於補償心理才又勉為其難再給他這個!』

提瓦攤開手中的一方一圓薄木片給我看。我問這又是幹嘛用的?他只是搖頭不說,只叫我拿回去裝在琴身內側某兩處邊角,再用原先給他的那瓶蹄膠藥水鑲黏妥當就成了。

木吉他琴身內側鑲坎木片方式會引發各異絃響共鳴作用
木吉他琴身內側鑲坎木片方式會引發各異絃響共鳴作用

『那可不行!』我嚇到搖手嫑嫑表示:『你又不明說這是啥玩意,萬一到時候他一彈琴又引來啥米刁鑽古怪闖禍精上門糾纏那又該當如何?』

『哎呀~這次不會啦!』提瓦眼中充滿勸慰鼓勵卻又閃過一絲戲謔眼神:

『這兩片一方一圓小玩意裝入琴內,保證會有妙事發生。』

『啥米妙事會花生?』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鬼話。

『啐!』製琴師提瓦將兩片薄木片塞到我手裡,罵道:『不是花生花神花不溜丟~是發生妙事喵事~要看他彈什麼曲子才知道作用啦!』

『怎麼說呢?』我忍不住好奇問。

『我幹嘛告訴你?』提瓦突然固執起來,回頭整理他凌亂的工作桌不再理睬我。我跟在他後頭說盡好話想問個清楚,這廝卻不理不睬不為所動,甚至擺擺手下逐客令說再見掰掰我可以走了。

看來對付固執的凡人類得用非常手段不行了。

我心念一動,想到天使雨寶剛和我道別不遠,就瞑起雙目默唸:

『噫嚱~』那是我輩天外飛來者召喚天使的萬用秘法口訣。

霎那間屋內綻放五彩光華流轉千般,天使雨寶嬌滴滴現身,俏伶伶花枝亂顫婷婷玉立在製琴師提瓦眼前,面容嬌憐楚楚若梨花帶雨晨風戲春露清新可可惹人不敢直視,雨寶欠身婉約嗲聲對提瓦探問:

『大師您好~請您說說看,這一方一圓兩片小玩意安在琴內有何妙事作用花生?』

只見製琴大師提瓦當下整個人愣住傻了,忽地『咕咚』一聲昏倒在地。

我心下暗罵,這雨寶也是咬字發音不純,啥米『花生』『發生』也搞混成一團諢話,難怪大師驚艷之餘一時腦筋卡卡轉不過來就此暈頭轉向不支倒地。

還是天使雨寶有經驗,大概初次見到她嬌滴滴模樣又溫柔開口說話的凡人類男子當場昏倒的不在少數...雨寶扶起提瓦,伸手在他額頭上輕輕一按,當下製琴大師緩緩甦醒,再看到雨寶的俏臉也不傻了,他呻吟了一聲罵道:『唉~女人Squaw魅惑如斯!』

等提瓦坐著休息夠了,我將去年秋末在獨樹鎮大榆樹與三隻巫婆惡鬥而傷了翅膀的事情始末告訴他。當時烏飛已經不知蹤影,我受傷之後隱遁到國境北界Voyageurs毛皮獵人的冰封水域療傷冬眠,等到春暖雪融我再回去愛荷華市原先烏飛在凡布倫街居住的老屋,就化身他的樣子繼續住在那裡、作為他的替身繼續幫他到學校物理系打點日常生活瑣事。

過不久學校放暑假,發現烏飛原先預定的環遊新大陸火車票只要到旅行社更改出發日期即可,接著我就出門旅行了。在半路上瑞典堡的玉米田巧遇一群烏鴉仰首望天等我飛來,接著就知道死巫婆和烏飛被變成烏鴉大王的事,當時我跟烏鴉小呱它們說等我旅行回去再看著辦吧。

下一章: 20. 女人局情關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