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飛前傳 Regarding the Flying Crow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21. 孤樹鎮大亂鬥法

烏飛被兩隻巫婆帶走那夜我不在現場。當時我已和烏飛因為三姑娘的事而鬧得不愉快,遠遠飛到愛荷華市南方的Lone Tree孤樹鎮隱身在那棵大榆樹與兩隻流浪的渡鴉相伴解悶。

孤樹鎮Lone Tree有棵大榆樹
孤樹鎮Lone Tree有棵大榆樹

那兩隻流浪的渡鴉血緣上來自另一隻Grand Canyon of the Yellowstone黃石大峽谷的渡鴉同一親族,而那隻渡鴉是之前烏飛和阿強到黃石公園露營時在峽谷瀑布旁邊認識的。

烏飛在黃石峽谷瀑布遇到的渡鴉
烏飛在黃石峽谷瀑布遇到的渡鴉

當時烏飛傻傻地誤以為那大隻渡鴉是一隻黑鷹,站在大石上盯著他傲然不動,烏飛餵它吃美國牛肉乾beef jerky也照吃不客氣,巴結餵了許多牛肉乾之後那大鳥也不飛走(他又幻想自己是楊過遇上神鵰呢),後來阿強才提醒他說,這隻大黑鳥可能不是鷹而是烏鴉(他們當時也搞不清渡鴉烏鴉反正都是corvids黑鴉鴉有啥不同)。

渡鴉和烏鴉的不同除了尾端的形狀分別為三角形或扇形之外,烏鴉成群結黨常被凡人類認知為邪惡的爪牙化身,渡鴉則成雙成對遷徙,它們通常在美加邊境的北方地帶出沒。這兩隻渡鴉為何會飛來愛荷華孤樹鎮這裡停留,就不得而知了。或許下一部故事會提到也說不定。

烏飛出事那天我不在凡布倫老屋現場,唯一的目擊者是那隻永遠的旁觀者紅金魚。等我心念轉動、從南方的孤樹鎮那棵大榆樹飛回凡布倫街老屋時,金魚還在它的正方體紅色水族箱內兀自悠游,烏飛和三姑娘已不見蹤影,那一把木吉他似乎被以重手法劈裂琴身,諸絃繃斷蜷曲慘然,屋裡其他擺設倒也還好、甚至還有四杯沒喝完的咖啡,沒有妖精打架的凌亂痕跡。

我在老屋內守候一天一夜,等不到烏飛回來。臨走前將散落地毯上那把破琴給攏了攏,使了個手法吹一口氣:『噫嚱~』那琴就回復原狀,我將琴放回琴匣內安置妥當,便飛走了。回去東南方孤樹鎮那棵大榆樹上與那兩隻渡鴉守著天穹無著無話無可無不可。

『原來你在這裡啊~』兩股陰森寒氣從榆樹底下左右傳揚上來。

兩隻渡鴉沒來得及振翅驚逃就暴斃跌落樹下。我瞬疾團蜷起身子滴溜溜從樹梢縱躍到大平原天際線彼端又被莫名大力給拉了回來,感到身後翅根一陣劇痛...

我竟然會痛?六觸八識於我何干?我痴我見我慢我愛我疑上加疑難思量,眼耳鼻舌身意執著耽想...天哪我肯定中了啥邪物妖法而確診不自知了!

我身後那兩隻巫婆七老八十身形醜惡、並沒有像卡通畫的那樣頭戴尖帽身騎破掃把,反倒是雙手各持一長一短奇形爪耙一共四支長短爪耙步法躥蹴張牙舞爪虎虎攉攉向我逼近。

我回頭一見這兩隻毒婦這等模樣,心下不由大怒,罵道:『妳們把烏飛怎樣了?』

『什麼怎樣?』其中一隻老巫婆笑道:『他貪戀美色,元陽不守,早被咱三姑娘給掏虛了精氣神啦~混帳活該!』

『啥元陽?』我聽了不怒反笑:『他廿歲時早和小師妹咪仔幹過那話兒事破處了,還有啥元陽未洩要守?妳莫非也在學他瞎掰西遊記Cosplay女妖精?』

『你你你?你死到臨頭還油嘴滑舌~』那隻老巫婆說不過我就退散一旁,另一隻更老的巫婆挺身而出幫腔道:『都怪他不該彈那把瘋魔琴,害得我們慾火焚身醜態畢露,只好抓他去姥姥家大夥一起縱情享用。』

『等等!妳們還有另一位姥姥?』這下我心底開始發毛,眼前這兩隻毒婦我都沒把握對付得了,要是再來一隻更老辣的怪婆,那我命豈不休矣?

俗話說:「一語成讖」,思患災不遠,心驚禍必至。

當時大榆樹上突然傳來咳嗽痰聲連連,果然高高枝椏上顫顫巍巍立著一隻黑衣老魔婆,年紀比眼前這兩隻老巫婆的歲數加起來數倍有餘。看來她那道行深厚已臻非人化境。

我因為稟性善良又常持敬老尊賢的禮貌慣習,就抱拳對她拱手道:

『姥姥您道骨清奇,仙姿宛若二八花樣年華,請受小可一揖請安則個~』

果然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那老魔婆聽了我的諂言媚語,心裡受用呵呵顫顫直樂,指著我笑道:

『依我法眼觀來,你和烏飛那廝平日閒混、言不及義、沾染太多凡間習氣,天生靈體早已離散亂套啦!』

我心下一驚,難怪剛剛被那兩隻毒婦突施妖法背上劇痛,怕是傷了羽翅,那翅膀不只形而上是騰空飛行喻義,卻是渾身靈體有相無相諸脈匯聚之所在,要是傷了這命根子,那豈不殘疾不便?

『噫嚱~』當下我潛心默禱、祈求阿爸父助我。隨即伸指指向榆樹上那隻老魔婆,喝道:

『乎噫嚱~給我滾下來!』

結果那老魔婆安然不動,尖笑兩聲還咳了兩咳、呼嚕喉嚨向我吐過來一股腥臭噁心的濃痰。我踉蹌躲開,心驚自己神力盡失沒路用了...兩隻巫婆在一旁幸災樂禍看得有趣,竟然哼哼哈哈齊聲怪笑嘲諷我的窘態。

『來呀~納命來!看老身我親手收拾你!』那魔婆從樹上展開雙爪像大鳥向我飛撲過來......

我知道我大概完啦,只好呆立在原地閉目等死。

God knows 天知道?突然間天穹風起雲湧,霹靂一道電光迅雷,不偏不倚打中飛撲在半空中的老魔婆,『噗咚』一聲,那魔婆被雷霆霹靂打個正著、渾身焦黑冒煙掉落在我面前,就像一隻烤焦的鳥(台語:焦仔巴)。

感謝讚美阿爸父出手相助!旁觀那兩隻巫婆見勢頭不對,慌慌張張一個抬手、一個抬腳,將那烤焦的老魔婦抬起,化作黑風遁離現場。

我再次仰天感恩阿爸父的恩慈護佑,原諒我因為流連凡間不務正業誤入歧途而失去靈力。

之後我在孤樹鎮四處尋找烏飛的下落,苦尋七天七夜毫無所獲,就死了心、絕了情,往北方冰封水域隱遁養傷去了。

下一章: 22. 達拉斯杜絕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