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01. 兩隻渡鴉暴斃樹下

孤樹鎮大榆樹下躺著兩隻暴斃的渡鴉,一隻路過的烏鴉發現此事,飛下來查看動靜,覺得事發蹊蹺離奇,就呱呱飛上榆樹頂端呼叫鎮上各處同類們...過不久孤樹鎮所有烏鴉都飛過來了,有的停落在地上就近觀看,膽小些的則棲在樹上枝杈間議論紛紛,還有幾隻烏鴉拿不定主意的,就在空中盤旋猶疑,偶爾發出幾聲聒噪、高高在上表達不安。

a group of crows called a murder
一群烏鴉叫做一場謀殺

這是英文的雙關用語,「murder謀殺」是「一群」烏鴉的群體單位度量名詞,當然你也可以用a flock來形容一群鳥或烏鴉,而這「murder謀殺」用來當作一群烏鴉的度量單位,是從Allan Poe愛倫坡1841年寫的一篇推理小說《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莫爾格街謀殺案》衍伸而來的。關於「一群」烏鴉的群體單位在英語字彙中還有horde, hover, muster, parcel等等,只是「murder謀殺」這個名詞較俱故事性,尤其是牽扯到相關影射的情節描述。

孤樹鎮Long Tree面積只有2.69平方公里,居民一千多人,是美國愛荷華州Johnson County強森郡的小鎮村。強森郡隸屬於當初拿破崙在北美洲新大陸建立的French Louisiana法屬路易斯安娜(之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涵括密西西比河以西縱貫美國中西部廣大土地),1803年之後被拿破崙因籌措戰爭經費而賣給美國。當時首府就設立在強森郡的Iowa City愛荷華市。

法屬路易斯安娜
拿破崙在北美洲新大陸的法屬路易斯安娜殖民地

強森郡到南方Henry County亨利郡的玉米田種植地帶在上個世紀1990年代初期曾經出現天使與巫婆的傳聞,這和孤樹鎮兩隻暴斃的渡鴉與謀殺疑案以及事後到大榆樹圍觀的烏鴉是有點關聯的。

人類觀察到烏鴉會有為死去同類「送葬哀悼」的慣習,就像大象那般,是屬於社會群居動物的靈性表現。其實烏鴉的智力等同於「鳥類當中靈長類」的水平,所以童話寓言裡才會有「聰明的烏鴉」這般的擬人化角色不時出現。

烏鴉見到其他同類因不知緣故死在命案現場,會糾眾圍觀討論,探究這死去的罹難者出事的原因到底為何?它們設法找出並歸納可能的危險因素,以作為日後警惕自身安全的生存法則。這些生存法則的警惕忌諱不只命案圍觀現場的烏鴉們都記住了,甚至還會傳播給不在場的同類、甚至傳湠下一代到下下一代的烏鴉們好幾十年。

大榆樹下兩隻暴斃的渡鴉是今年初夏從遙遠的北方飛來的,和孤樹鎮在地的烏鴉聚落沒有血緣親屬關係。然而所謂「物傷其類」,既然遠房的表親在本地出事了,那孤樹鎮這群在地烏鴉自然特別關注這齣莫名的悲劇,想欲了解這兩隻遠道而來的渡鴉為什麼會橫死在這裡。

烏鴉與渡鴉雖然都屬於corvids鴉科鳥類,烏鴉尾部羽毛呈扇形展開、渡鴉尾部則較平整呈三角形。烏鴉成群結隊聚落,渡鴉則成雙成對遷徙旅行。

『看哪~』一隻烏鴉說:『樹下有被雷霹過的燒焦氣味!』

『可是這兩隻渡鴉不是被雷霹死的。』另一隻烏鴉應道。

『被雷霹死的好像是更大隻的東西。』有一隻老烏鴉說話了。

『更大隻的東西?』其他烏鴉問:『那它死去哪裡了?』

『不知道。』帶頭那隻老烏鴉說:『前些日自從那隻長翅膀的非人類飛來我們鎮上之後,他就一直和這兩隻渡鴉佔據這棵大榆樹,告誡我們這陣子都得遠遠避開不要打擾。』

『呱~呱~我知道了~』這時在空中盤旋的一隻烏鴉飛落下來參與地上群鴉的討論:『我今早聽南方瑞典堡的烏鴉說,它們的巫婆姥姥受傷了,好像是被雷霹到焦黑冒煙哩!』

『呱?』老烏鴉不以為然道:『瑞典堡離我們孤樹鎮那麼遠,你就那麼閒?會聽到那邊的閒話?』

按:Lone Tree孤樹鎮距離Swedesburg瑞典堡約55公里遠。

『呱~誰說我閒了?』那隻飛下來參與討論的烏鴉顯得有些不服氣,對老烏鴉說道:『是瑞典堡那邊的烏鴉今天一早飛過來大榆樹這裡,說是它們巫婆前夜在這裡和人打架,掉了東西忘記帶走,今早派它們飛過來這裡撿拾妥當全都給叼回去了。』

『它們巫婆在這裡打架?掉了啥東西?』老烏鴉問。

『呱~我聽不太清楚耶~』烏鴉說:『好像是幾支爪耙~』

『啥爪耙?』老烏鴉愈聽愈奇。

『哎呀~爪耙我知道啦!』一隻小烏鴉在旁興奮插口說:『迪弗街那位胖太太平時用來抓背用的那種一支長長的爪耙仔啦!』

『你這小子幹嘛沒事去看人家迪弗街那位胖太太抓癢抓背呢!』老烏鴉忍不住訓斥那隻小烏鴉一頓。

『我很乖啊~』小烏鴉說:『那位胖太太每次坐在院子曬太陽用爪耙仔抓背時,還會餵我吃香甜可口的玉米粒呢!』

『啊?有這種好康的事你自己怎麼可以暗槓不說呢?』這時其他烏鴉都呱噪起鬨了。因為烏鴉有個特性,遇到對它們不好的壞人,會記住他們的長相、並且警告其他的烏鴉們以後要特別留意這人...若是遇到善待它們的好人餵食,也會記在心裡、並且日後常回去討吃的,有時還會叼幾件小東西報答餵食者。當然烏鴉遇到有好康的不一定會相互通報,萬一大家都知道了、到時候整群烏鴉都過去討東西吃,那自己多了一堆競爭者爭食,豈不吃虧?


之前瑞典堡巫婆在大榆樹下打架掉落的爪耙

那群烏鴉呱呱鬧吵,偏離了原先關於爪耙的話題。

『別吵啦~沒出息的蠢東西!』老烏鴉飛跳起來狠狠啄了幾隻鬧吵的烏鴉,罵道:

『你們幾隻閒閒沒事幹的都跟我走!』

『去哪?』鴉群中有幾隻閒閒沒事幹的好奇問老烏鴉。

『飛到南邊瑞典堡~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烏鴉神情威嚴地說。

『啊呀~』有一隻不識相的抱怨道:『那裡好遠~要飛上老半天哪!』

『遠個屁~』老烏鴉又跳過去狠啄了那隻抱怨烏鴉的頭,怒道:『人家都欺到咱們孤樹鎮打架、還害死兩隻渡鴉,此事怎能輕易放過就算了?』

眾鴉一聽覺得有理,就紛紛飛上天,黑鴉鴉在大榆樹上空盤旋整隊一番,集體往南方瑞典堡方向飛去。

下一章: 02. 瑞典堡的落魄烏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