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03. 秋末冬雪來前怪事

幾隻烏鴉從孤樹鎮往南飛向瑞典堡小鎮村,想要探聽之前在它們孤樹鎮大榆樹下兩隻渡鴉暴斃事件所牽扯的真相到底為何...孤樹鎮與瑞典堡兩地距離約55公里遠,那幾隻烏鴉必須奮力振翅一路不停飛好久才到得了南邊的瑞典堡。

孤樹鎮與瑞典堡兩地距離約55公里遠
孤樹鎮與瑞典堡兩地距離約55公里遠

帶頭飛行的老烏鴉經驗老道、深諳氣流上昇飄浮與flow dynamics流體動力學的飛行省力訣竅,通常這是比crow烏鴉還要大隻的近親raven渡鴉才懂的翱翔飛行絕技。跟在老烏鴉後面的年輕烏鴉們第一次飛這般的長途旅程,顯得有些in a flurry翅忙羽亂而上氣不接下氣。

按:烏鴉「in a flurry翅忙羽亂」等同於凡人類的「手忙腳亂」。

『小子們!再加把勁~我們就快到了!』老烏鴉在空中對著緊跟在後的年輕烏鴉們讚聲鼓勵打氣。

『呱~呱呱~』年輕烏鴉們零零落落跟隨在後、掠過暮秋的天穹。烏鴉不比善飛長途遷徙的雁群,懂得斜斜排列成一線二線人字隊形,藉由前方夥伴翅膀拍擊氣流的渦旋反轉昇力來讓自己飛行更加省力。

這群烏鴉終於來到了瑞典堡小鎮村的地界,卻被幾隻在地的烏鴉攔住去路,因為這群從北方飛來的烏鴉闖入它們的地盤了。

『呱~你們從哪裡來的?要去哪裡呢?』瑞典堡的烏鴉問。

『呱呱~我們從北方的孤樹鎮來的,專程到你們這邊探問事情。』孤樹鎮那隻帶頭老烏鴉如是表示。

『要問我們什麼事呢?』瑞典堡的烏鴉又問。

『今天一大早你們同伴曾飛到我們孤樹鎮大榆樹那邊,聽說還撿走了前夜巫婆打架掉落的幾支爪耙,據傳那是前夜你們的巫婆大老遠到我們孤樹鎮大榆樹下打架、除了留下被雷霹到燒焦冒煙的氣味、還遺落幾支爪耙忘記帶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按:為了故事敘述方便稱呼,那群從北方孤樹鎮南飛過來尋求真相的幾隻烏鴉姑且就叫做「孤樹鴉」,而這群瑞典堡的在地烏鴉就稱為「瑞典鴉」好呢。

『我們也不知道啊~』瑞典鴉其中一隻道:『今天一大早我們的老巫婆曾叫我們幾隻同伴過去她老屋那邊,說是有任務要交代。』

『你們的老巫婆交代什麼任務?發生什麼事情呢?』孤樹鴉群當中那隻帶頭的老烏鴉問。

『我們可以帶你們過去窺探一下,不過你們不可以聲張,更不可以讓老巫婆知道你們是從孤樹鎮來的!』瑞典鴉對孤樹鴉如此提議,並且事先警告它們老巫婆可不是好惹的。

於是瑞典鴉領著孤樹鴉、兩群烏鴉神神祕祕飛到瑞典堡小鎮村東郊老巫婆居住的那間老屋附近,鬼鬼祟祟隱藏在收割後的玉米田一台廢棄生鏽的耕耘機後面,不時探出鳥頭隔著馬路遠遠觀看老屋窗內的動靜。

過不久,突然老屋的門『嘎吱~』一聲,門開了,走出一隻小巫婆,帶出兩大包黑色垃圾袋,走到院前圍籬路邊將垃圾袋丟入鐵製的垃圾桶裡,卻忘記蓋上蓋子,之後那隻小巫婆又走回老屋裡,將門『碰!』大力關上。

老屋外頭院子倒沒有別的烏鴉看守,可能是老巫婆從來就不是很信任這群瑞典堡的烏鴉,也或許多了兩隻從外地來的小巫婆照看,不需要烏鴉爪牙們幹什麼零星活兒了吧。

瑞典堡這群老巫婆的烏鴉爪牙能幹啥活兒呢?平日除了過來討吃的、讓老巫婆餵食玉米毛豆等雜糧,其餘時間也沒啥事好幹...偶爾老巫婆要熬燉一大鍋秘藥,若是需要什麼古怪的添加物,例如蜥蜴尾巴、蜘蛛毛毛腳、蟾蜍疙瘩皮、或是其他狗屎卵蛋等等怪東西,才會吩咐烏鴉們四處去尋來給她製作那鍋秘藥。

有一次從北方愛荷華市有位女生過來找老巫婆求藥,說是她暗戀的那個男生喜歡上別的女生了,要求老巫婆煉製某種秘藥,看看那男生喝了藥會不會回心轉意...老巫婆熬製那藥需要一帖藥引子,就是斬一隻烏鴉頭放血到鍋裡...當時瑞典堡這幫烏鴉有一隻特別倒楣的,平日喜歡膩在老巫婆身邊跟前跟後諂媚拍馬屁,於是老巫婆一把抓住它,當場給斬鴉頭咒詛放血,那鍋「要郎回心轉意」的秘藥就煉成了。

老巫婆斬鴉頭放血的事後來在烏鴉群內傳開了,大夥都心生憤懣卻又敢怒不敢言,從此在老巫婆面前唯唯諾諾不敢表態、背地裡卻陽奉陰違虛應故事,這就是為什麼瑞典堡的烏鴉會願意引領孤樹鎮的烏鴉過來偷瞧窺探老巫婆和兩隻小巫婆今天早上在屋裡幹什麼事。

還是孤樹鎮這隻帶頭老烏鴉有膽識,它瞧著那隻小巫婆進屋將大門『碰!』關上之後,伸長脖子細聽屋裡再沒動靜...只見老烏鴉它輕輕悄悄疾走過馬路跳呀跳向老屋那邊,中途還不時靠向郵箱、盆花、圍籬欄杆什麼障眼所在後頭稍稍躲藏半晌,然後再身形鬼祟步步為營向垃圾桶方向靠近。

遠方的烏鴉們見到老烏鴉如此身法手段了得,心裡齊聲暗讚果然「薑是老的辣、鴉是老的詐」,這般做賊的本事若非苦練半生功力,是極難達到此等「大巧若拙」化境的。

當眾烏鴉暗自讚嘆老烏鴉的功夫了得時,只見老烏鴉忽地使了個翻翅橫展借力身法,一溜身就從地上騰空滾入垃圾桶內,迅速啄破黑色垃圾袋鑽身進去,悉悉窣窣在裡頭翻找一通...後來可能發現什麼令老烏鴉心情激動興奮的物事,它在垃圾袋內翻找的動作愈來愈大,垃圾桶開始搖晃起來...忽然間『哐噹!』鐵製垃圾桶翻倒在地,老烏鴉迅速從垃圾袋裡竄出來,嘴裡還叨著一小包物事,雙腳雙翅亂舞亂奔拖拖拉拉將那包物事給拽回玉米田這邊,大家都躲藏在那台生鏽的耕耘機後頭,噤聲閉嘴大氣不敢出。

老屋的門又『嘎吱~』開了,一隻小巫婆走出來探看外頭到底是怎麼回事,見到垃圾桶翻倒了,也不過去收拾,嘴上嘟噥暗罵是哪隻野狗幹的好事?小巫婆站在門廊前,左看右看沒見到野狗的身影,就又『碰!』關門進屋去了。

其實瑞典堡小鎮村沒有野狗,這裡種玉米毛豆的農戶幾乎家家都養狗,但是狗狗們都很乖,不會到處亂跑。人家瑞典堡雖是偏鄉小地方,卻是Henry County亨利郡unincorporated community獨立自主聚落,不只民風純樸守規矩,就算是老巫婆獨居在東郊這裡,平日除了偶爾出來餵食烏鴉之外,也沒明目張膽幹過什麼惡事...除了小孩之間彼此謠傳、相互恐嚇的恐怖故事,父母親們倒是聽聽笑笑也就算了。

躲在生鏽耕耘機背後的兩群孤樹鴉和瑞典鴉們猴急想看老烏鴉從垃圾袋內拖出來的那一小包物事到底是什麼...它們耐心憋住性子再等半天,探看老屋那邊確定沒有什麼動靜了,老烏鴉就帶頭啄開那包物事,那是由一件紅色蘇格蘭花格子襯衫包裹的零碎玩意,眾鴉團團圍住簇擠湊熱鬧觀看,細聲議論這衣服包裹內的玩意都是些啥米東東玩意?

下一章: 04. 新來烏鴉名叫烏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