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04. 新來烏鴉名叫烏飛

傳聞耳語說起那隻新來的烏鴉並不是烏鴉,他是被瑞典堡的老巫婆手底下那兩隻小巫婆從北邊Iowa City愛荷華市給抓過來的兩位凡人類男女之一,因為老巫婆和小巫婆到孤樹鎮和人打架受傷渾身冒著煙逃回來、遷怒將兩位凡人類男女下詛咒都變成了烏鴉。

兩隻小巫婆是老巫婆的徒弟,其中一隻小巫婆就是以前曾經從愛荷華市過來瑞典堡向老巫婆尋求「要郎回心轉意」秘藥的那位女生,另一隻小巫婆則和那位女生原本都在德州達拉斯某大學讀書的閨蜜,兩位女生名字都叫做Emma艾瑪,讀的都是當時流行的Women Study女性主義研究。

烏鴉們在耳語傳聞時沒有切確時間的概念,只說是秋末冬雪來前的一個夜晚,一陣狂風吹到瑞典堡東郊老巫婆居住的老屋這邊,在四圍樹林棲居的烏鴉們夜裡見到原本黑闇無燈的老屋內突然綻放出陣陣妖異強光,屋內隱約發出幾聲毛骨悚然的哀歎聲,接著老屋就又黑闇如初,隱沒在夜色氤氳裡。主人老巫婆平日就警告過烏鴉們,夜裡若是發生什麼異象閃光,它們是絕對不可以好奇過去探看的。

前一章節說到瑞典堡的在地烏鴉們引領那群從孤樹鎮飛來的烏鴉們,一起溜到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馬路對面的玉米田,躲在一台生鏽的耕耘機後面窺探動靜...孤樹鎮那隻老烏鴉斗膽越過馬路、跳到垃圾桶裡、鑽身進到黑色垃圾袋、拽出一包物事、迅速又拖回玉米田生鏽耕耘機後面的躲藏處...老烏鴉帶頭啄開那包物事,那是由一件紅色蘇格蘭花格子襯衫包裹的零碎玩意...後來從烏鴉們的觀察歸納得出結論,這些零碎玩意大概是被老巫婆下詛咒變成烏鴉的兩位凡人類男女之一、那位男生的身外之物,至於那位女生呢?變成烏鴉之後她和那位男生都去哪裡了?

紅色蘇格蘭花格子襯衫
那件紅色蘇格蘭花格子襯衫
據說是被老巫婆遷怒下詛咒
變成烏鴉那位男生的身外之物

從孤樹鎮飛過來瑞典堡探聽消息的那群烏鴉,似乎心生躲懶念頭、沒有再想飛回北邊55公里遙遠孤樹鎮老家的打算。它們這群鳥本是由老烏鴉帶領的幾隻閒閒沒事幹的後生小子,無家無累就乾脆在此落戶算了,因為先前引領它們探聽老巫婆秘密的那群瑞典堡在地烏鴉也接納它們在此落戶。反正就快下雪了,大夥就湊合留在瑞典堡小鎮村、準備群聚度過愛荷華的寒冬。

有詩云:『斜日橫野,寒鴉不歸,羈旅猶滯水雲鄉...。』

漸漸烏鴉們得知更多的訊息,那兩位被兩隻小巫婆從北邊愛荷華市抓來的一男一女凡人類被老巫婆下咒變成烏鴉之後,男烏鴉不知去向,女烏鴉總是待在屋裡和巫婆們在一起...她偶爾會溜出屋外,遇到別的公烏鴉要和她交配也不拒絕,鬧得好幾窩烏鴉家庭失和夫妻齟齬,因為烏鴉本性monogamish一夫一妻制,這時多了這隻外地來的女烏鴉四處迎合公烏鴉的交配挑逗,在烏鴉社群當中豈不添亂?

不過根據科學家的多事研究,一夫一妻制組成的一窩烏鴉蛋,其中只有大約80%的基因是來自丈夫公烏鴉的種,所以這窩蛋裡或許有幾顆是別的公烏鴉過來偷情下的種。有女性主義科學家則對此不以為然、堅持另一種說法,就是:會到外面偷情的只有公烏鴉,母烏鴉則不會。不會什麼?就像凡人類有些多情女子,會趁丈夫出門後,讓情夫溜進門來幹那話兒事?若是丈夫突然提早回家,情夫就得渾身赤裸倉惶躲進房間衣櫃裡避風頭。

那隻由凡人類男生被巫婆下咒變成的烏鴉、他的名字叫做烏飛,這是之前聽兩隻小巫婆這樣叫他的。烏飛看起來失魂落魄呆呆蠢蠢的,也不理睬瑞典堡其他的烏鴉,可能他根本就不懂說烏鴉的話,或者自以為是凡人類變的、就覺得優越蓋高尚?於是烏鴉們都排斥他,雖然不至於群起啄他欺負他,大概忌憚老巫婆的厲害吧?不過瑞典堡的烏鴉對這隻名叫烏飛的失魂落魄新來烏鴉都敬而遠之刻意漠視迴避。

外地來的金髮小伙子Karlsson卡爾森從南邊滿喜鎮火車站搭火車下車過來瑞典堡找他的舅舅Andersson安德森先生...小伙子卡爾森是在博物館禮品店門口發現烏飛的,當時烏飛失魂落魄呆呆蠢蠢棲在禮品店門口旁懸掛招牌的鐵條上悄聲端然不動。卡爾森抬頭對烏飛打招呼、伸出臂彎向門口上方的烏鴉比了比邀請的姿勢,沒想到那隻烏鴉真的就飛下來、將黑色羽翅振了振、停落在卡爾森的手臂上。接著卡爾森帶著烏飛沿著James詹姆斯大街往郵局方向走,要去找他的郵差舅舅安德森先生,讓他看看這隻新認識的烏鴉朋友。

『Uncle! 你看看我這隻鳥朋友!』小伙子卡爾森進到郵局裡,對他的舅舅安德森先生展示手臂上那隻烏鴉。

『WOW! 這鳥可真神奇~竟然乖乖停在你的手臂上動也不動!』郵差安德森先生剛剛送完信件回到郵局這邊,正在整理剛剛收集到瑞典堡小鎮村這一帶準備要寄出去的信件。他將這些準備寄出的信件一封封拿在手裡查看,郵資是否貼足夠、地址是否寫完全、準備寄往哪裡去等等...這是鄉下小地方郵差的私密樂趣,因為大家都互相認識,所以看看別人家的通信對象也是另一種消遣。

按:美國鄉下地方郵差會沿路挨家挨戶到各家的郵箱mailbox投遞信件(有的郵箱附有一小旗竿,有信進來郵差會將旗竿豎起)、那家人若有信要寄出的,可以當面交給郵差、或是放在郵箱裡讓郵差投信時順便帶走幫忙寄出。

那隻名叫烏飛的烏鴉從小伙子卡爾森的手臂上跳到郵差整理信件的工作桌上,也在看那些準備寄出去的信件,他似乎是認得字的。

『看哪~這烏鴉會認字哩!』郵差安德森先生指著烏飛對他的外甥卡爾森笑道。

『我們別打擾他吧~我覺得他很有靈性,不然也不會和我一見如故隨我過來這裡。』小伙子卡爾森興味盎然地瞧著烏鴉站在工作桌上瞧信的專注神態,心裡感到神奇不已。

『唉~尼爾森小姐又寄信給她芝加哥的男朋友了,每天一封!那豬頭連一張明信片也沒回過!』郵差安德森先生拿起一封信喃喃嘆氣。

小伙子卡爾森靠在工作桌旁看這隻烏鴉的舉動,沒太仔細聽他舅舅嘮叨瑞典堡地方上的八卦瑣事。

『前幾日拉森先生從迪莫伊寄過來一個感恩節包裹給斯文森女士,今天斯文森女士寄卡片過去給他了,大概是感謝他的包裹吧。』郵差安德森先生又對著另一封信叨唸著。

按1:迪莫伊Des Moines是愛荷華州首府,距離愛荷華市182公里。

按2:Karlsson卡爾森、Andersson安德森、Nilsson尼爾森、Larsson拉森、Svensson斯文森都是普遍的瑞典姓氏。

這時烏飛見到那感謝卡片的信封,突然伸嘴過來將信封叼走,又張嘴『呱呱~呱呱~』叫著,那封感謝卡掉到桌上,卡爾森和安德森甥舅兩人齊齊瞪著烏飛,不知這鳥為何張口對他們呱呱叫著?

『喂~這烏鴉好像要對我們說什麼呢!』卡爾森對舅舅安德森輕聲提醒。

『難道他真認得字?』郵差安德森將那封感謝卡片拿起來觀看,好像沒什麼異樣,就是瑞典堡的斯文森女士寄給迪莫伊的拉森先生,地址沒錯,郵資也足夠...他將那封信翻過來看,那是很普通的鋼印凸紋圖案,就是Hallmark卡片製造商印製的普通感謝卡,裡頭是一張感謝卡(當然不能拆開偷看),外頭就是和卡片尺寸相合的信封套。

『看哪~這信封背面印著一隻天使呢!』小伙子卡爾森指著信封套背面的圖案出聲嚷道。

『那又怎樣?』郵差安德森看著天使圖案說:『感謝卡常常這樣設計的,就是感謝對方說 「You are my Angel 你是我的天使」 如此而已罷了。』

『或許這隻烏鴉是想對天使寄信說什麼話?』小伙子卡爾森突發奇想道。

下一章: 05. 他在想念天使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