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05. 他在想念天使朋友

那隻叫做烏飛的烏鴉在郵局看到卡片信封背面鋼印凸紋的天使圖案,驀然想起遇到巫婆被變成烏鴉之前的記憶片段,他曾經認識一位長翅膀的朋友,當他還是凡人類的時候,那位長翅膀的朋友時常飛過去探望他與他說話,至於他們之間都聊了些什麼事情,烏飛現在不太記得了。

烏飛在郵局工作桌上又待了半天,趁有人開門進來郵局時,對著郵差安德森和小伙子卡爾森『呱呱~呱呱~』叫了幾聲,逕自飛出門外去了...烏飛的飛行樣子和別的烏鴉不太相同,和他曾經認識的那位長翅膀朋友的飛行姿態更不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就會飛的,自從在屋裡被老巫婆她們下咒變成烏鴉之後,他忘記自己雙手存在的過往、感受到左右雙翅的勁道衝動,拍拍振振翅膀就騰空飛起來了。

瑞典堡東郊老屋內的巫婆們也不管烏飛出到屋外亂走,因為知道他被下咒之後飛不遠,腦中記憶也被閉鎖住,無法逃回他在北方愛荷華市凡布倫街的老家...其實那幫巫婆將烏飛變成烏鴉之後根本不管他的死活,既然無法馴服他的野性,也就任由他在外面自生自滅。

那幫巫婆不喜歡讓烏飛留在屋內,怕他亂撲亂飛砸毀東西。她們只讓那隻母烏鴉留在屋裡當寵物作伴,那隻母烏鴉是之前兩隻小巫婆的閨蜜三姑娘變的,當時她們三個女人在北邊愛荷華市凡布倫街烏飛的住處聽他彈琴時,受到印地安製琴師提瓦裝在琴身內的魔法木楔產生的絃響共鳴而觸發她們猙獰的本性露出真面目、遂將烏飛與三姑娘擄走化一陣黑風遁逃到南方瑞典堡這邊找她們的姥姥老巫婆。

按:這段故事前情記述於

AngelTales.me

《烏飛前傳》

第20章:女人局情關難脫

烏飛從瑞典堡郵局飛出來之後,想到那張感謝卡片封套背面的天使圖案、想到他曾經認識的那位長翅膀朋友,其他相關的事再也聯結不起來了。他的記憶因被巫婆下咒變成烏鴉之後就迷亂不堪,甚至連自己是誰也忘記了。

十一月天是愛荷華初初飄起微雪的時節,感恩節剛剛過去,暮秋的寒意愈加淒涼了。烏飛失魂落魄在瑞典堡荒涼的鎮街上踽踽無著,有一日他呆呆棲在尼爾森小姐家門口的郵箱上頭,遇到她出門走到郵箱這邊...前夜她又寫信給芝加哥的男朋友了,今早想將信放到郵箱裡、等郵差安德森先生過來送信時順便拿走幫忙寄出去。

尼爾森小姐幾乎每天都會給芝加哥的男朋友Morrison莫里森寄一封信,可是那個負心的傢伙從來不回信也不打電話給她,這讓尼爾森小姐心情非常沮喪。她和莫里森是在芝加哥參加教會青年團契認識的,兩人曾經有過一段戀情,後來男生在城市工作好像很忙的樣子,就日漸與她疏遠了。其實尼爾森小姐不想承認的是,或許人家莫里森覺得兩人距離太遠嫌太麻煩、或許嫌她鄉下姑娘又不想到大都市落戶找工作,總之這些凡人類的男女情愛別離、嫌東嫌西的理由不說也罷。

喜歡宅家不出門的尼爾森小姐其實是位心地善良的女孩,她自幼父母雙亡,由奶奶扶養長大,和她的老奶奶相依為命住在瑞典堡的農村鄉下(童話故事不都是這樣掰寫的麼?),不過她並沒有像童話故事中那樣靠針線女紅過著清苦的生活(故事背景是上世紀1990年代美國愛荷華、不是中國明朝清朝)...尼爾森小姐曾經到北邊愛荷華市的University of Iowa愛荷華大學藝術系讀書,因為天生心臟有點問題而回到老家瑞典堡和老奶奶住在一起,她心思細膩善於繪畫和雕塑,是Hallmark卡片製造商的freelancer自由工作者,繪製各種溫馨主題的卡片或是製作可愛泥偶送到Hallmark公司,其實收入還算不錯。

按:Hallmark是美國的連鎖企業,1990年代當時在全美各地 Shopping Mall 購物商場都有直營專賣展點,販售各式卡片和玩偶小物等禮品。

尼爾森小姐外出寄信時見到烏飛棲在她家的郵箱上頭,一開始有點驚訝,她不喜歡鎮上的烏鴉,因為那群烏鴉平日賊頭賊腦鬼鬼祟祟地、老愛聚集在東郊老屋那位老太太那邊。聽鎮上孩子們說,老太太就是老巫婆,烏鴉們都是老巫婆手底下的爪牙。當然小朋友這些亂傳的渾話、天性善良的尼爾森小姐聽聽笑笑就算了,她平日本來就不大喜歡和鄰居往來,她的奶奶重聽又老邁,除了星期天由她陪伴上教堂做禮拜之外,也是不大出門的。

『嗨~你在這裡做什麼呢?』尼爾森小姐問郵箱上的烏飛。

『呱呱~呱呱~』那隻烏鴉這樣回答。

『你看起來好可憐喔~怎麼不跟同伴們在一起呢?』女孩又問。

『呱呱~呱呱~』烏飛好像只會這樣呱呱叫兩句,他歪著頭看尼爾森小姐,樣子雖蠢卻又有點靈性。

『天氣很冷了,你會冷嗎?』女孩覺得有趣,又問烏飛,彷彿他聽得懂人話。

『呱呱~呱呱~』這時烏飛抖擻幾下渾身黑羽,似乎在回應女孩的問話。

『呵呵~傻瓜!』女孩被逗樂了,將要寄的信放入郵箱內,她知道今天無論有沒有信進來,郵差安德森先生總會記得過來幫她拿走郵箱內的信幫忙寄出去的。

女孩放妥準備寄出去的信之後,心裡突然感到一陣悽楚...每晚寫信給芝加哥的莫里森、隔日一早開門走到郵箱將信放入郵箱準備寄出,這日復一日的寄情慣習似乎成了她平淡生活的一部分...她已經忘記寫了多少日子的信,總是得不到那位薄情郎的回音。她又不敢打電話,怕聽到他在遙遠的彼方對她親口說出什麼令人傷心絕情的話語。

『喂~』尼爾森小姐準備要回屋子裡去,突然回頭對郵箱上頭的烏飛說:

『你這隻傻鳥~肚子餓不餓?想不想吃東西?』

只見那烏飛站在郵箱上頭拍了拍翅膀,對著女孩又呱呱叫了兩聲。

女孩邊往屋門的方向走、一邊側眼偷瞄烏飛是否有跟來,沒想到那隻黑鳥真的就振翅跳下郵箱,跳呀跳呀跟在女孩後頭。

『告訴你喔~』女孩回頭彎下身,對著地上的烏飛說:『你進到屋裡去可不許吵到奶奶喔~』

『呱呱~呱呱~』烏飛仰頭對她叫兩聲,又是歪著頭看她,那蠢樣逗得女孩開心笑了。

『還有喔~』她蹲下來對著烏飛慎重叮嚀,彷彿他是一隻剛剛撿到的流浪小狗狗:『你不許在屋裡隨地大小便!』

其實烏飛和其他烏鴉一樣,只會拉鳥屎,又怎會小便呢?看來這位新認識的女孩真的把他當作是一隻小狗狗了。

下一章: 06. 女孩心事寄情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