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0. 天使歌聲傳遍平原

那日窗外飄著鵝毛瑞雪,景象煞是好看。女孩艾蜜莉照顧奶奶安歇午睡後,來到客廳窗邊那台Baldwin鮑德溫鋼琴前坐下,用絨布細細擦拭黑白琴鍵,接著拿出幾本前日在路德教會司琴時、幫唱詩班伴奏的琴譜,心下琢磨這次聖誕夜該彈些什麼曲子。烏飛拍著翅膀過來跳上鋼琴頂端,瞧著女孩翻看琴譜。

『這首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平安夜肯定是得唱的。』女孩翻看樂譜喃喃念道。

那烏鴉站在鋼琴上頭,呆呆望著艾蜜莉不作聲。

『Angels from the Realms of Glory 天使報佳音、榮耀天軍展翅飛騰...這首怎樣?』女孩將琴譜攤開放妥,伸出手指彈了一小段,覺得不怎麼喜歡,又繼續翻看琴譜。

『這首 Joy to the World 普世歡騰?每年聖誕節都會唱的。』女孩將伴奏部分摸了一遍,接著自己加上主旋律又即興一番,心情愉悅起來,她抬頭望烏飛一眼,看他有沒有在聽?彷彿需要他的讚許似的。

只見那烏鴉撲了撲羽翅,伸出鳥喙在翅根間啄咬抓癢。這是一般鳥類的習慣動作,那凡人類變成的烏飛現在也會這招了,全憑一支烏鴉嘴整理羽毛或抓癢...他身上倒是沒長蟲子,可能是女孩偶爾在洗臉盆盛滿水讓他洗澡,還特地加了殺菌的泡泡藥水...她有時把他當寵物看待,有時又對他看成小孩叨唸,卻不懂也不管烏飛在洗臉盆戲水洗澡時會不會將那泡泡藥水給順便喝下肚。

『這首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天使歌唱在高天!這首好聽~』女孩看著烏飛,笑道:

『人家Baby Jesus耶穌誕生那夜,天使們飛過來向牧人報佳音,把大家都嚇一跳呢!』接著她自彈自唱起來,這是小時候在教會每年聖誕夜必唱的曲子,艾蜜莉還記得奶奶當時在一旁彈琴、她混在唱詩班裡開心唱歌的情景。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Sweetly singing o'er the plain

And the mountains in reply
Echoing their joyous strains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Shepherds, why this jubilee
Why your joyous song prolong

What the gladsome tidings be
Which inspire your heavenly song?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Come to Bethlehem and see
Him whose birth the angels sing

Come, adore on bended knee
Christ the Lord, the newborn King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See within a manger laid
Jesus, Lord of heav'n and earth

Mary, Joseph, lend your aid
With us sing our Savior's birth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

女孩唱罷,見烏飛又拍拍翅膀,似乎也喜歡聽她唱這首歌哩。突然間艾蜜莉似乎想到什麼、卻又說不上來,她怔怔望著烏飛,問:

『Wolfi, 你是上帝派來的天使麼?』

那鳥歪頭呆呆看著她,一副有聽沒有懂的樣子。

『想也不是。』女孩嘆口氣,又道:

『哪有天使像你這般渾身黑不溜秋的傻樣?天使不都是渾身光溜溜、chubby cheeky圓滾滾調皮搗蛋小小孩、背後還長著白色可愛小翅膀?』艾蜜莉自言自語,她製作過幾隻小天使泥偶,倒是都有穿衣服、翅膀也不一定都是純白色的,但肯定不是像烏飛這般黑色的翅膀。

烏飛那位長翅膀的天外非人朋友大天自從翅膀受傷後、已然遠遁到國境北界Voyageurs毛皮獵人的冰封水域療傷冬眠...天外飛來者之間可以瞬間心意相通到前因後果的可能造化...若水凡間諸相湠連,在雲端霧嵐、在河海江湖、在日照虹彩、在露滴凝散無常霎靉、在冬雪紛飛冰晶銀妝平原野地。

當白色耶誕被宗教溫馨鼓動及商業賣家大肆炒作時,四處洋溢讚美恩典歌聲,小朋友們背後穿戴著可愛假翅膀齊唱報佳音,大人們為身遭瑣事操煩祈求心靈平安...天使們不在傳道者口中、也不在五彩繽紛裝飾熱點、更不會因凡人類大聲呼求狂熱激情而翩然降臨...所有時空重疊與錯離之間,天外飛來者來去不可思議、神乎其神做工、玄之又玄完事。

『Glo-o-o-oria, in excelsis Deo』女孩艾蜜莉練完琴,回到工作室捏弄她的泥偶,一邊哼著那首《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天使歌唱在高天》副歌的洗腦樂句。

烏飛跟隨女孩過來工作桌這邊,棲在那處由一根粗枯枝搭成的木架上。他倒是好整以暇縮著脖子打盹,女孩反覆哼唱的那段Gloria副歌洗腦樂句令他渾身暖洋洋愛睏想睡。

『叮咚!』這時有人按門鈴。

『咦?這下雪天還會有誰來?』女孩起身走過去開門。

只見門廊前站著一個女人、身披厚絨斗篷大衣,對艾蜜莉笑道:

『嗨~我是娜妲麗!是歐森太太的孫女。』

喔?原來是在教會司琴的Olsson歐森太太她的孫女Natalie娜妲麗?她看起來比艾蜜莉大幾歲,小時候在唱詩班好像見過,後來她和父母親搬到北邊的Iowa City愛荷華市,聽說她是愛荷華大學教學醫院的護士。艾蜜莉不記得眼前這位自稱是歐森太太的孫女娜妲麗和童年時唱詩班那位小女孩有啥關聯。

按:Natalie娜妲麗依照瑞典堡習俗是給在Christmas Day聖誕節出生baby girl取的女孩名字。

下一章: 11. 異客遠來黑羽翅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