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1. 異客遠來黑羽翅展

瑞雪紛飛的午後,那位自稱是Olsson歐森太太孫女Natalie娜妲麗進到屋裡,將厚絨斗篷外套脫下,露出淺褐色頭髮夾雜幾綹金黃髮絲,她看起來比艾蜜莉大上幾歲,身上穿著一件紅綠圖案毛衣,脖子圈纏著一條咖啡色藍彩條紋手織圍巾,看起來就像典型聖誕節的裝扮。

『你奶奶還好吧?』艾蜜莉幫客人收好外套圍巾掛在門旁衣帽間,開口探問歐森太太住院的近況。聽教會的人說,歐森太太前些日被女兒女婿接到北邊的愛荷華大學教學醫院就近照顧,因為娜妲麗就在那邊從事護理師工作。

娜妲麗她們家很早就搬到愛荷華市定居,當時艾蜜莉還在瑞典堡Winfield溫菲爾小學讀書,尼爾森奶奶也在那所小學擔任音樂老師,娜妲麗搬家時可能已經畢業上中學了吧。聽說她父母親都在愛荷華市的中學教書,好像是教音樂還是英美文學之類的老師吧。

『咦?妳怎麼南下到瑞典堡這裡?歐森太太不是在愛荷華市住院嗎?她出院了喔?』艾蜜莉向來說話直白,沒想到眼前這位童年的鄰家女孩娜妲麗已經好久不見、突然前來造訪令她有點意外驚訝。

『奶奶還在醫院裡休養,看來這個聖誕節得在那邊過了。』娜妲麗笑了笑,又說:『她交代我回來一趟,之前她都一個人獨住,有些信件帳單得幫她處理一下。還有~對了!』接著從隨身包包拿出一本琴譜,遞給艾蜜莉:

『這琴譜是之前奶奶在教會司琴伴奏用的,希望對妳有幫助。』

『WOW! 那太感謝歐森太太了!』艾蜜莉接過琴譜謝道。

『妳是諾瓦麗?長這麼大了~都變成漂亮大姑娘了!』這時尼爾森奶奶也午睡醒來,走到客廳和客人打招呼,她這些年老眼昏花記憶退化、將娜妲麗誤認作以前唱詩班另一位女孩Novalie諾瓦麗。

『奶奶您好~我是娜妲麗,是歐森太太的孫女。』娜妲麗對尼爾森奶奶擁抱親吻臉頰,客氣提醒她不是Novalie諾瓦麗,那位女孩幾年前就搬到外地讀大學了。

『Let's Fika! 讓我們坐下來好好敘舊吧。』尼爾森奶奶招呼客人坐下,艾蜜莉到廚房煮一壺咖啡,連帶碟子盛著肉桂捲、豆蔻麵包等點心,用托盤一併端出來客廳大家享用。這時烏飛從廚房飛出來棲在鋼琴上頭,愣愣看著來客不發一語。

按:Fika是瑞典堡居民保留Scandinavian斯堪地那維亞原鄉的傳統,就是與朋友之間「咖啡糕點的消閒時分」,通常泡一壺咖啡,佐以cinnamon rolls (kanelbullar)肉桂捲、cardamom buns (kardemummabullar)豆蔻麵包等點心。

『Hi There, Suave!』娜妲麗見到烏飛,笑嘻嘻招手朝他打招呼。

那鳥一點熱情也無,就只是直直愣愣瞧著娜妲麗。

烏鴉的四色視覺比凡人類的紅藍綠三原色視力要好得多。當烏飛還是凡人類的時候,初次遇到天外飛來者大天過來和他認識,就已看得見大天背後那雙羽翅,還對大天說道:『我小時候就見過你這般長翅膀的同類呢。』他指的是童年時的天使喬安琪...即令現在他被巫婆下咒變成烏鴉,那鳥類的視覺比原先更加靈敏,所以一見到娜妲麗這位不速之客,本能直直愣愣瞧著她,腦中渾沌的記憶似乎隱約豁然開解。

按:大部份鳥類俱有Tetrachromacy四色視覺,比凡人類視網膜的RGB color model紅綠藍三原色感光細胞還多了可以感應紫外線的錐狀細胞。

『他是Wolfi, 我家的新朋友。』艾蜜莉向娜妲麗介紹烏飛。

『Hello Wolfi~你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小天使呢!』娜妲麗向烏飛問候,臉上笑得燦爛開心。

『呱~咳!咳!』沒想到那黑鳥竟然會模仿凡人類的咳嗽聲,大概是平日跟尼爾森奶奶學的吧。

『哎唷?你在咳什麼咳?』艾蜜莉感到驚奇,她從未聽過烏飛發出這般學舌的模仿咳嗽聲調,指著烏飛笑罵道:

『人家是稱讚你小隻可愛~你還當真以為自己是天使?還欣然受之自以為是?』

『呱啦呱啦~咳!咳咳!』那烏飛昂起頭拍拍翅膀如此倨傲表示。

『你看你?得意到尾巴都翹起來啦!』艾蜜莉對烏飛扮個鬼臉。

『咱別理他好呢~這隻傻鳥!』艾蜜莉轉頭對來客娜妲麗聳聳肩表示無奈,心裡卻莫名歡喜,原來這隻每天跟在她身邊的小笨蛋居然還蠻聰明的,人家客套叫他小天使、竟然耍酷成這副德性。

『對了,奶奶還特別交代我一件事~』大家喝咖啡敘話半天,娜妲麗突然伸手將方才遞給艾蜜莉那本琴譜、從茶几上拿過去翻開給尼爾森奶奶和艾蜜莉看。

『這一首歌是我爸媽譜曲填詞加上我自己改寫的,特地交代我過來問教會神父可不可以在聖誕夜唱這首歌。』娜妲麗從翻開琴譜當中捻起ㄧ張紙,上頭分段寫有一行歌詞和旋律、兩行鋼琴伴奏五線譜。

『妳可不可以唱給我們聽呢?』艾蜜莉看了看那張琴譜,轉頭問身旁的娜妲麗。

『應該可以吧。』娜妲麗拿起那張琴譜,走到鋼琴前坐下,將琴譜擺放妥當,伸出修長十指開始彈奏那首歌的前奏...那曲子艾蜜莉從未聽過,歌曲前奏是大調開頭,卻又隱含莫名小調低音和弦,感覺好像大雪紛飛滿樹銀花的靜謐風景...那烏飛站在鋼琴頂上呆呆望著娜妲麗彈琴,神情恍然像是被催眠定住了一般。

娜妲麗指尖在黑白琴鍵上游移觸動絃音,接著開口唱道:

好時光,佳音夜
天使降臨瑞雪平野

唱恩典,降生節
安詳讚歌響徹世界

歸鄉路,風凜冽
家門等你燈火殷切

雪花舞,翩若蝶
樂音歌聲暖心慰藉

噫嚱~聽那天使吟唱不休歇
噫嚱~聽那天使吟唱不休歇

那歌詞甚是簡單,但從娜妲麗口中唱出,配合她的琴音伴奏,彷彿天籟清越裊裊如縷,似那風中雪花飛舞忽歇,月光乍現銀輝映照原野,遊子返鄉雪路獨行踽踽,驀見家園燈火就在眼前...。

那烏飛棲在鋼琴上本來靜默端然,直待聽完娜妲麗唱罷最後那段『噫嚱~』天使密語,忽地振翅騰躍飛起,在客廳盤旋三匝迴圈,接著身形暴長怒展雙翅,宛如大黑鷲張開翅膀、懸浮在娜妲麗後方,就此凝凍在空中如如不動...這情景就像彈琴的娜妲麗背後伸展出一雙刺刺棘棘黑色羽翅、那翔翮賁張勢態甚是猛惡...尼爾森奶奶倒是無動於衷,但女孩艾蜜莉在旁見此異象,當下瞠目結舌驚呆了。

下一章: 12. 來去無痕天使迷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