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2. 來去無痕天使迷蹤

烏飛聽完娜妲麗唱罷最後那段『噫嚱~』天使密語,忽地振翅騰躍飛起,在客廳盤旋三匝迴旋,接著身形暴長怒展雙翅,宛如大黑鷲張開羽翼、懸浮在娜妲麗背後空中如如不動...他那雙黑色羽翅刺刺棘棘、翔翮賁張勢態甚是猛惡...窗外兀自繽紛飄灑鵝毛瑞雪,屋內客廳尼爾森奶奶維持先前姿勢無動於衷,女孩艾蜜莉眨了眨眼、眼睜睜看著烏飛不是烏飛、展翅懸浮在娜妲麗後方,那人非人景象宛如黑色羽翼天使端坐在鋼琴前...艾蜜莉感到剎那須臾諸般時空牽連、歷歷往事浮掠心境照影匆匆杳逝恍然。

『妳?』女孩顫聲結巴問道:

『妳到底是誰?妳把Wolfi怎麼了?』

娜妲麗還是端坐鋼琴前,她手指輕撫琴鍵,緩緩彈奏起慢板樂章,聽那韻味似乎是古老世紀Pastoral牧歌,敘述遙遠年代Arcadia阿凱迪亞諸神牧野輓歌,既傷逝神話傳說殞落、卻暇想未然光影紛臨可能。那烏飛展翼懸浮在空中,原先怒張猛惡刺棘翔翮緩緩收斂,又變回烏鴉身形,悄然停落在娜妲麗肩上聽她彈琴。

『乖~』娜妲麗兀自彈奏那慢板牧歌樂音,頭也不回口中喃喃叨唸,似乎是在對烏飛柔聲安撫:

『我從路西弗深淵火窟捎來訊息給你~』這時她敲彈琴鍵觸指靈動起落,樂句彷彿山火惡風焚林野、熾熱怒燄逼人畏怯...她指尖持續催動琴音熾烈磅礡、絳唇細語對著肩上的烏飛呢喃...突然她厲聲喝道:

『你既天真卻野性未泯~難怪那老巫婆要害你!』

娜妲麗言罷,那首牧歌樂曲戛然而止,彈琴的女人瞬然不見蹤影。

女孩艾蜜莉之前還被琴聲催眠恍神耽溺往事晰晰歷歷,突然眼前一亮回神過來,見到烏飛呆呆棲在黑白琴鍵上,方才彈琴的娜妲麗卻不知去向,客廳內依稀迴盪琴音嫋嫋。

『奶奶~娜妲麗跑去哪裡了?』艾蜜莉站起身,在屋裡各處尋找娜妲麗蹤影。

『誰啊?哪位娜妲麗?』尼爾森奶奶望著艾蜜莉在屋裡走來走去,老人家似乎不記得有這位客人、剛剛還在客廳和她們喝咖啡彈琴唱歌哩。

『連大衣和圍巾也不見了!』艾蜜莉走到門邊的衣帽間巡看,失聲喊道。

她又跑回客廳沙發茶几這邊,卻發現原先娜妲麗喝的那杯咖啡也不在桌上,彷彿剛剛大家在一起聊天喝咖啡的景況從未發生過。不過令艾蜜莉納悶的是,那本歐森太太交代的琴譜還擺在茶几上頭。女孩走到窗邊鋼琴一看,原先娜妲麗彈唱的那張樂譜還安然擺在鋼琴譜架上。

烏飛站在黑白琴鍵上頭,歪著頭怔怔望著艾蜜莉。

『Wolfi~你說!』女孩氣哭了,瞪著烏飛罵道:

『這到底是搞什麼鬼?』

那烏鴉一臉無辜表情,喉間發出『咕~咕咕~』的撒嬌聲。

艾蜜莉嘆了口氣,心裡還不死心,走到門邊打開門往外張望。屋外無聲靜謐、鵝毛瑞雪依然飄灑,門廊前積著一層薄雪,沒有人來過的足跡。女孩走出門廊階梯探看,從路邊郵箱到階梯這邊也都沒有娜妲麗來去的印跡。她由於趕著外出沒套上大衣,女孩覺得冷,就失望回到屋裡,將門給關上。

這時瑞典堡東郊樹林那群寒鴉從大雪天休眠中驚醒,漫天亂飛聒噪...歐瑪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失火了,濃煙滾滾湧向天空...等到附近小鎮村有人發現打電話到七哩外的Winfield溫菲爾消防隊,大雪天加上路上耽擱難行,消防車趕到失火現場時,已是半小時之後,老屋早已燒得面目全非。隨行到來的警車救護車派人前去查看,卻發現大火燒過的斷壁殘垣之內並無死傷者。

那幾位救災的警消人員從小就聽聞過歐瑪老巫婆的傳聞,只是從來沒有人膽敢靠進過老屋。這場火災讓他們有機會進屋查看,一方面是想了解這失火原因到底為何?另一方面也是滿足童年時的好奇心。老屋內並沒人在家,之前聽過鎮上Burnie伯尼雜貨店老闆說,近來有兩個女人和歐瑪老太婆一起同住,女人偶爾會過去店裡採買日常吃用雜物。她們都去哪裡了?

『大概去親戚家過節吧。』大家如此結論。瑞典堡東郊老屋那位歐瑪老太婆向來生活低調足不出戶,也從不和鎮上居民來往,不然也不會在每個鎮民的童年世世代代都謠傳一堆古怪荒誕巫婆傳聞。瑞典堡小鎮村本是愛荷華純樸偏鄉農民聚落,大夥平日耕作勞動或是週日上教堂,和低調生活的歐瑪老太婆倒是互不相擾。

『等過完年再說吧。歐瑪老太太又沒別的親人,若是她和同住的女人回來發現屋子燒了,肯定會過來跟我們報告吧。』鄰鎮溫菲爾的Coulson考森警官對現場圍觀的鄉民說道。

按:Swedesburg瑞典堡是愛荷華州Henry County亨利郡的unincorporated community獨立社區,一般行政庶務由鄰鎮Winfield溫菲爾的警消系統照管。不過瑞典堡倒是有自己的郵局,位於James Ave.詹姆士大街,由郵差Andersson安德森先生負責管理。

瑞典堡鄰近小鎮地理位置
瑞典堡鄰近小鎮地理位置

鄰鎮溫菲爾的考森警官在老屋四周圍起黃色封鎖線,等圍觀鄉民散去之後,他帶著另一位女警Signe西格娜進到火場檢視,想從燒毀物件中尋出什麼端倪。

『聽伯尼雜貨店老闆說,那兩位和歐瑪老太太同住的東方女人曾經向他詢問過一隻烏鴉的消息。』負責記錄證物的女警西格娜對考森警官說道。

『烏鴉?歐瑪老太太怎會有東方女人的親戚?』考森問。

『誰知道呢?歐瑪家向來神秘古怪怪,聽說屋子院前常常聚集一群烏鴉也是神秘兮兮賊頭賊腦的。難道她們家的烏鴉走失了?』西格娜說到這事不覺莞爾笑了。

『瑞典堡這處的鄉民倒是習以為常了吧?』考森警官雖然住在鄰鎮溫菲爾,但是偏鄉農村大家都認識,瑞典堡的小孩也都去Winfield溫菲爾小學讀書呢。

『瞧!這場火來勢猛烈,不像電線走火,沒人在家又怎會廚房失火?看樣子倒像是天火飛降焚燒的光景。』女警西格娜抬頭望向傾頹屋頂露出上方的陰霾天穹。那雪花從開口的天光處冉冉灑落。

『啥天火?』考森警官搖頭啐道:

『妳小時候上主日學聖經故事聽太多了吧。』

下一章: 13. 神魔善邪無庸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