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3. 神魔善邪無庸執著

那位不速之客娜妲麗過來彈琴唱歌、烏飛變身大黑鷲怒展黑色羽翼與她互動、之後娜妲麗瞬然消失無蹤,這一連串發生的詭異場景令女孩艾蜜莉感到驚詫悚懼。她奶奶似乎對整齣事件毫無知覺,看那烏飛也再無異狀,還是一隻黑不溜秋烏鴉、像往常那般膩在她身邊。女孩來到工作室桌前,支頤悶坐亂想,見那烏飛不棲在木架上了,反倒窩在工作桌那團厚絨布上,傻愣愣側著眼瞧她。

『你看什麼看啦!』女孩對那鳥嗔道。

『咕~咕咕~』烏飛從喉間悶聲回應。

『怎就只會叫姑咕?』女孩瞪著烏飛,數落道:

『你啊你~剛剛不是很厲害嘛?變成那般兇相嚇人!』

『咕~咕咕~』烏飛還是如此回應。

『我看你是中邪了~』艾蜜莉道:

『明天我就去教堂問神父,請他幫你收驚驅邪好了。』

瑞典堡的Lutheran Church路德教會由Olofsson奧洛森神父主事,老神父年近八旬,自小看著艾蜜莉長大,她小時候與父母親那場雪地車禍意外,雙親的喪禮也是奧洛森神父主持的。後來他請尼爾森奶奶到教會司琴、艾蜜莉參加唱詩班,雖是多年前的舊事,但尼爾森祖孫倆和老神父算是相當親近,平日若有私人難解疑惑,也會請奧洛森神父開解教導。

隔日一早艾蜜莉就趕去路德教會找奧洛森神父,向他源源本本敘說如何在屋外郵箱遇見烏鴉烏飛、收留他進屋避寒同住、娜妲麗的突臨造訪、住院歐森太太交代的琴譜、娜妲麗彈唱那首歌時、烏飛變身化作大黑鷲怒展雙翅懸浮凝凍在她背後的異象、後來娜妲麗瞬燃消失不見且不留痕跡等等奇事都告訴老神父奧洛森...艾蜜莉倒是沒提起當時她曾被琴聲催眠恍神耽溺往事晰晰歷歷的私密心境過程,也沒說娜妲麗彈琴時對肩上烏飛輕聲細語叨唸的情景,因為她當時雖然親眼所見,感覺上似乎極其遙遠像個外人旁觀者。

『Emelie 我親愛的孩子,』聽完艾蜜莉急促喘息的紛雜回述,奧洛森神父神情和藹對她說道:

『妳先別著急,咱先在這裡向天父禱告平安,稍後我再和妳回家看看那隻烏鴉吧。』於是神父在教堂耶穌十字架聖像座前幫艾蜜莉按手禱告,口中喃喃唸誦一長串經文,安撫女孩忐忑紛亂的心情。

隨即奧洛森神父進到教堂內室收拾,不久之後拎著一只老舊皮革小手提箱出來,對艾蜜莉點頭示意:

『Emelie, 走吧~咱這就到妳家去探望妳那隻烏鴉朋友。』

『神父,你還準備道具法器?是要幫Wolfi收驚驅邪麼?』女孩看著那只老舊皮革小手提箱,好奇對神父問道。

『收啥驚?』老神父笑道:

『我又不是東方神廟的乩童~至於驅魔趕鬼的事也不是我的專業,妳女孩家就別瞎猜吧。』

之後艾蜜莉和奧洛森神父一起回到家裡,尼爾森奶奶見到老神父光臨,自然熱烈歡迎不在話下。

『妳的烏鴉朋友呢?』神父問艾蜜莉。

『Wolfi~你在哪裡?看看我帶誰來了!』女孩到工作室那邊找尋烏飛。

『咦?他是不是怕生害羞躲起來了!』女孩遍尋不著,回到客廳對神父如是說。

『妳看鋼琴那邊!那隻烏鴉雕塑就是妳說的朋友Wolfi?』神父指著窗邊那台Baldwin鮑德溫鋼琴,上頭棲著一隻黑不溜秋烏鴉,像泥塑般動也不動,眼睛呆呆望向窗外,不仔細看還真以為是擺置在鋼琴上的一隻烏鴉標本。

奧洛森神父好奇走到窗台邊,雙手環胸安然站著,面帶微笑觀察著眼前泥塑般端然不動的烏鴉。他知道這是一隻活物,就像小孩子玩「freeze dance木頭人」遊戲那般,刻意freezing定住全身姿勢不動,但是光看那眼神飄忽、就知道這傢伙似乎心底在強忍暗笑。

『好啊!你這小鬼也來這套?』艾蜜莉走到鋼琴這邊,笑瞇瞇湊過臉去對烏飛笑道:

『小壞蛋!你再裝啊?太沒禮貌了~人家奧洛森神父特地過來、要幫你收驚驅邪哩!』女孩大概前陣子看過電視《Discovery Channel探索頻道》介紹台灣神廟裡神婆對小孩「收驚」的紀錄片,心裡覺得有趣,下意識就脫口而出拿來套用在烏飛身上,看來她真的把他當作自家小孩看待了。

『Emelie, 妳先別胡說八道逗他吧。』老神父站在窗邊善意提醒女孩別太調皮...他忽然心下突起奇想,這艾蜜莉如果哪天當了媽咪照顧自家小孩,這般戲謔態度那可不妥,倒像是情人之間在打情罵俏。

關於「收驚」這款神廟對小孩施術驅邪的玩意,烏飛在童年是見識過的。他小時候因為滿腦子荒誕奇想,常幹出些莫名其妙禍事惹他媽發飆動怒。他媽平日疑神疑鬼迷信巫術,又因烏飛是島上習俗農曆鬼月第一天開鬼門子時第一刻出生的,心下忌憚他是鬼頭降世上門討債的,不大敢對烏飛施加體罰,每逢他們屠宰場雜院內鄰居家打小孩哀嚎聲傳來,他媽就會以此恐嚇小烏飛若是再頑劣胡為,下場就是那般淒慘!

有一回他媽不知又聽信娘家親戚啥米偏方,就帶烏飛到廟裡求符咒水、找收驚婆對他施術「收驚」驅邪...那收驚婆手拿一炷香在烏飛周身前後四方拜了幾拜,口中唸唸有詞...當時小烏飛傻愣愣站著任人擺弄,突然見到廟庭角落一隻貓咪,就伸出小手向貓咪捻了捻小指頭,那隻貓咪就豎起尾巴緩緩走到烏飛面前,口中還叼著一隻半死不活小老鼠...貓咪將老鼠放下,彷彿是要將新逮到的獵物要送給烏飛,老鼠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貓咪仰頭對烏飛叫了聲:『喵嗚~』。

那收驚婆見到這般情景,施作到一半的法術也停了,不知如何是好,畢竟老太婆只是受僱於廟方照本宣科只有一套劇本。烏飛他媽向來極其懼怕老鼠,慌忙倒退三步...只見小烏飛蹲下身看了看貓咪和老鼠,咯咯笑了起來,那貓咪和老鼠就各自跑走了。

經歷過這場收驚怪事之後,烏飛他媽似乎更加堅信這孽子是鬼門關年度開啟第一刻衝出來索命的小魔頭...每逢下雨天雷聲大作時,他媽就會拉著烏飛的小手來到門前廊院,恐嚇小孩說他再不乖、必定會被雷公霹死,還用台語罵烏飛是「雷公的點心」,意思就是將他獻給雷公當作點心盡情享用吧。

奧洛森神父站在窗邊瞧著烏飛,見他動也不動站在鋼琴上頭、眼神望著窗外的雪景甚是專注。神父走到客廳拿起那只老舊手提箱,他坐在沙發上,將手提箱放在茶几上打開來,開始準備應用物事。

艾蜜莉站到神父身旁,歪身探頭去看那皮箱內都是些什麼東西。她以前看過「驅魔大法師」那類的電影,以為皮箱內會有一格一格裝滿、各式十字架、聖者肖像、袖珍本拉丁文聖經、聖水瓶、沒藥乳香陶罐、刺穿吸血鬼心臟的尖木樁、甚至還有一把裝有銀子彈的古董火槍!

驅魔大法師裝有各式法器的皮箱想像圖
驅魔大法師裝有各式法器的皮箱想像圖

結果艾蜜莉細看皮箱內物事,不禁大失所望,對奧洛森神父說:

『怎麼沒有聖水瓶、十字架、連聖經都沒有!』

『Emelie, 妳這傻孩子!恐怖片電影看太多了吧。』老神父轉頭對她笑笑,兀自弄自己手中的玩意。

只見神父奧洛森老神在在從皮箱內拿出一個綠色保溫瓶、一塊黑麥麵包、一把餐刀、一條白色餐巾布、一玻璃罐紫紅膏泥、甚至還有一份《The Catholic Messenger天主信使者》週報,一一擺好放在茶几上頭。

按:「老神在在」是台灣話,意指不慌不忙、氣定神閒的樣子。

『就這樣?』女孩大惑不解,不知這些玩意是否就是驅魔神器。

『啥怎樣?』神父將茶几上保溫瓶的蓋杯擰下,旋開綠色塞子、從瓶內倒些熱氣騰騰黑褐色液體到保溫瓶蓋杯內。打開裝著紫紅膏泥的玻璃罐、再用餐刀舀出lingonberry越橘果醬塗抹在黑麥麵包上,湊到嘴邊咬了一口,再拿起保溫瓶蓋杯、喝了一口熱氣騰騰黑咖啡,臉上露出舒服滿足神情。

綠色保溫瓶、黑麥麵包、越橘果醬示意圖
綠色保溫瓶、黑麥麵包、越橘果醬示意圖
(那款綠色保溫瓶烏飛以前露營時也有一個)

『Emelie, 妳這孩子!一早就跑過來教堂找我、還跟我說了一堆天使翅膀和烏鴉的怪事,害我原本準備好的早餐都來不及吃呢!現在只好全數打包帶過來這裡慢慢享用了。我老人家血糖低不耐餓,妳就多多包涵些吧。』老神父奧洛森笑著對她說道。

那烏飛本來棲在窗邊鋼琴上看雪景,這時突然飛到茶几神父這邊,站在他身後沙發靠背上,靜靜看著奧洛森老神父喝咖啡吃早餐。

女孩艾蜜莉愣在旁邊,一時哭笑不得說不出話來。

下一章: 14. 天使密語難解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