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4. 天使密語難解莫說

老神父Olofsson奧洛森坐在客廳茶几旁的長沙發上、安適自在喝著黑咖啡、吃著塗抹越橘果醬的黑麥麵包早餐,烏飛靜靜待在他身後沙發椅背上。女孩艾蜜莉站在一旁、侷促不安等待神父嚥下最後一口果醬麵包、再心滿意足喝了口咖啡之後,艾蜜莉迫不及待開口說話了:

『奧洛森神父,這隻烏鴉沒問題喔?』她問話的口氣透著些許不安。

『有問題就是沒問題,沒問題那可能就有點問題吧。』神父轉頭對女孩笑說。

『哎呦~您這倒裝句有說不就等於沒說嘛!』艾蜜莉覺得老人家雖然充滿人生智慧,但有時卻又孩子氣愛開玩笑。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奧洛森神父忽然引用聖經中的一段話語。

Ecclesiastes 3:11
He has made everything beautiful in its time.
He has also set eternity in the human heart;
yet no one can fathom what God has done
from beginning to end.

傳道書 3:11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
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
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我當真親眼見到Wolfi他化身變成大黑鷲展開翅膀、就懸空飄浮在那位彈琴的奇怪女人娜妲麗背後!難道這都是我的幻覺?可是那本歐森太太的琴譜、還有鋼琴上那張歌曲都還在啊!』艾蜜莉將之前那異象又絮叨一遍,不解詢問神父。

『讓我看看吧。』奧洛森神父淡定說道。

艾蜜莉將昨天Natalie娜妲麗帶來的那一本住院歐森太太交代的琴譜、還有後來娜妲麗從中抽出來放在鋼琴上彈唱的那一紙歌譜都拿過來遞到奧洛森神父手上。

老神父先是細看那張歌譜上的詞曲,覺得歌詞平易普通,那旋律伴奏部分也還好,就暫且擱在一旁。接著他開始翻看歐森太太交代的那本琴譜,裡面有好幾首標註記號的、都是之前她在教會司琴幫唱詩班伴奏時常唱的聖歌...神父逐頁翻看,並無異常之處。

『這首歌妳會不會彈?可不可以唱給我聽呢?』神父又拿起那張歌譜,遞給艾蜜莉,如此問她。

『喔?我就只聽娜妲麗唱過那一次~她比我會唱多了!而且她彈起鋼琴似乎有魔法、差點令我催眠恍神呢!』

『Emelie, 那請妳照譜彈唱一遍好麼?』神父感到好奇,覺得也想聽聽這首古怪的歌。

『我剛剛吃完早餐,咖啡還剩不少,妳可以慢慢練習,一段段試著彈唱,我想仔細聽聽這首歌,順便看妳家這隻烏鴉有何反應。』神父對女孩如此交代說。他又從綠色保溫瓶倒些黑咖啡到那蓋杯裡,舉杯啜飲了一口熱咖啡,神態頗為輕鬆。

艾蜜莉走到窗邊鋼琴坐下,將那張歌譜擺好,開始一段一段試彈那首歌,嘴上輕輕哼著歌詞旋律。神父靜靜坐在沙發上聽她彈琴練歌,也不理烏飛是否還站在他後面椅背上。

尼爾森奶奶打自奧洛森神父進門寒暄過後,就坐在客廳另一側單人沙發上看著艾蜜莉和神父說話...奶奶對整件事的經過似乎毫無印象,她不記得昨天有位娜妲麗曾經造訪過她們家,一方面也是老人家遲緩耳背,當然聽不懂孫女艾蜜莉和神父討論的異象。

如果真的要追究奶奶正在做什麼呢?敘述故事者會推說奶奶在一旁事不干己閒著無聊,或許正在專心打著毛線...她手中持著兩根棒針、扯動著一小團毛線、兀自專心編織著一頂紅色毛線帽哩。這時家裡若是有隻貓咪,肯定會膩在奶奶身旁,好奇瞪著她手中捻動棒針的動作、甚至試圖偷偷伸出貓爪過去抓弄那毛線團。

終於艾蜜莉將那首曲子練得差不多了,而奧洛森神父在一旁也耐心聽她反覆練習十幾遍,他覺得女孩平日大概不怎麼練琴的樣子,以致當場視譜彈奏沒那麼順暢...前日她接替住院的歐森太太在教會司琴,倒是彈得不錯,可見她事先在家裡花不少時間專門練習唱詩班唱的那幾首聖歌伴奏。

那烏飛不知從什麼時候就飛到鋼琴那邊,還是站在上頭靜靜看著女孩練琴。不久琴音流暢揚起,艾蜜莉開始彈奏那首歌的前奏,感覺上也是像大雪紛飛滿樹銀花的靜謐風景...那烏飛站在鋼琴頂上呆呆望著艾蜜莉彈琴,神情恍然像是被催眠定住了一般。

艾蜜莉指尖在黑白琴鍵上游移觸動絃音,接著開口唱起那首歌...老神父奧洛森坐在長沙發上聽她唱歌,一邊觀察鋼琴上那隻烏鴉的反應,覺得那隻鳥倒是很好的聽眾,竟然乖乖待著專心聽艾蜜莉唱歌呢!

噫嚱~聽那天使吟唱不休歇
噫嚱~聽那天使吟唱不休歇

艾蜜莉又唱出之前娜妲麗最後那段『噫嚱~』天使密語...當然神父和艾蜜莉都不知道那「噫嚱」是天使密語,那兩個音節可以千變萬化雜然賦流形充溢天地寰宇、造化玄妙熙照光塵清濁、恍惚窈冥澹海雨驟霎晴、雲空風勁鳥藏樹靜人稀、善惡愛捨離聚因緣難臆、凡人類耽湎聽聆又豈感應?

女孩艾蜜莉唱罷,抬眼看看鋼琴上那隻烏飛,卻發現他竟然早已縮著脖子瞇眼打盹睡著了。

『喂~你這小鬼竟然睡成這副死相!』女孩嗔道,雙手用力往琴鍵上大力敲了一記八度九度外加四度六度的古怪嚇人和弦。

『睡得可真香啊~打呼了沒有?』女孩伸手又高高低低亂彈幾個音,看看烏飛會不會被驚醒。

沒想到那隻烏鴉縮著脖子繼續睡覺,看來好像不是裝的,那樣子似乎是在睡夢中安詳辭世死掉了。

艾蜜莉覺得古怪,伸手過去輕撫烏飛頸背上的羽毛,這是他向來最喜歡舒服的愛撫動作。每當女孩生氣責罵他之後,只要伸出手指觸撫烏飛頸部的羽毛,那鳥就會順服安適到不行,甚至還會悶悶咕咕幾聲回應。

沒想到這回女孩摸著烏飛、驚覺他像標本那般全身僵硬,不小心稍加用力,那鳥竟然直挺挺側翻倒下,烏飛變成一隻木頭烏鴉了!

『哎呀!怎麼會這樣?』艾蜜莉從鋼琴椅子上霍然站起,瞪著僵直翻倒的烏飛不知如何是好。

『咦?』奧洛森神父見狀大奇,從沙發那邊走過來查看:

『這小子看來是中風了?』神父說。

『Wolfi~ Wolfi~』女孩焦急喚著烏飛的名字,她伸出拇指食指想去捏他的人中,卻發現烏飛只有一支死硬烏鴉嘴,沒有人中可捏...聽說昏倒的人若是捏捏他的人中(鼻尖與上唇之間那道凹線)、就可令之甦醒過來。

『Emelie, 妳別再亂弄他的鳥嘴了~』奧洛森神父在一旁提醒女孩,怕她失手將那鳥弄成一隻歪嘴鴉呢。

『歪嘴就歪嘴!誰教他平日老愛對我頂嘴~』女孩哭道:

『就算我將他弄殘了,了不起我賠他一世人終身照顧服侍他便是!』

老神父一聽這話,心裡愣了愣,覺得這女孩未免入戲太深,將那烏鴉當作情郎看待,心態卻又如此嬌蠻恐怖。

『Emelie, 妳且先別輕舉妄動,就這樣先讓他靜靜躺著吧。』奧洛森神父輕拍女孩的肩,試圖安撫她的激動情緒。

艾蜜莉於是站在鋼琴旁,怔怔看著那隻僵死的烏鴉,她不住顫動身軀,眼眶盈溢著淚水。

這時神父思索半天,突然想起什麼,開口唸道:

『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裡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按:摘自新約聖經《Ephesians 以弗所書 5:14》
Awake, O sleeper, and arise from the dead, and Christ will shine on you. 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裡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鋼琴上頭那隻僵直躺倒的烏鴉依然不動。奧洛森老神父從脖子上拿起項鍊那只鑲銀十字架,對著烏飛默默禱告,又將方才的經文再次唸誦一遍。

『Emelie, 麻煩妳去拿一杯水給我。』神父交代艾蜜莉。

女孩衝到廚房裝了一杯水過來交給奧洛森神父,他將那杯水擺放在鋼琴上頭,又拿著那只鑲銀十字架,對著水杯禱告:

『O water, creature of God, I exorcise you in the name of God the Father almighty, and in the name of Jesus Christ His Son, our Lord, and in the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

按:這是羅馬天主教儀式The Roman Ritual的聖水禱詞,大意是「以全能天父、祂的兒子耶穌基督我們的救主、以及聖靈的力量驅使神的造物之水」予以淨化。

接著奧洛森神父右手擎著鑲銀十字架繼續誦念方才那復活的禱詞,將左手指伸進水杯,灑幾滴聖水到烏飛頭上。

連續幾次禱告與灑聖水儀式之後,那烏鴉忽地醒轉,站起身抖擻渾身黑羽,眼睜睜望著奧洛森神父,撲了撲翅膀,叫了聲:『呱~』,隨即振翅飛走了。

女孩親眼瞧見烏飛醒來、叫了一聲就飛走離去,進到廚房那邊,就如往常喝水吃東西,顯得毫不在乎的樣子。

艾蜜莉呆了半晌,望了望奧洛森神父,悵然若失嘆口氣說:

『早知道就直接將那杯水直接淋到這小鬼頭上他也就醒了!』

『或許吧~Emelie, 妳這傻孩子,看妳剛剛哭得多傷心呢!』老神父倒是不以為忤,滿臉慈愛對艾蜜莉如是安慰道。

下一章: 15. 爪牙小巫老魔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