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5. 爪牙小巫老魔算計

那烏飛因為聽了女孩艾蜜莉彈唱最後那句『噫嚱~』天使密語而渾身僵硬就像死了一般,經過Olofsson奧洛森神父灑聖水祝禱將之救活之後,逕自飛到廚房他專屬的吃喝角落...那裡有女孩幫他擺置的兩個陶碗,一碗盛著清水、另一碗則裝有烏飛最愛吃的Macaroni cheese乳酪通心粉、還特地為他灑上些黑胡椒粉加味...烏飛吃著通心粉、不時喝幾口水,似乎對剛才因為琴音唱動天使密語而全身凍結之事毫無知覺、一點異狀也無。

『好了~我想就這樣吧。』老神父回到茶几旁開始收拾他的物事,將那保溫瓶、果醬罐、報紙、連同那把抹醬餐刀用餐巾包妥,逐件慢條斯理仔細放入那只老舊皮製手提箱內,一邊還跟艾蜜莉說笑聊些日常瑣事。女孩站在他身旁,欲言又止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Emelie, 我親愛的孩子,妳對天主要有信心。』老人家慈愛輕拍艾蜜莉的肩膀,又道:

『凡事恩慈忍耐不張狂嫉妒~信望愛乃至恆久喜樂。』

老神父也不拘泥俗套,臨走之前沒再落落長篇大論對女孩嘮叨禱告照本宣科什麼儀式,就只簡單向尼爾森祖孫倆行禮道別,出門離去回返他居住的路德教會所在。

艾蜜莉走進廚房,見到烏飛已經吃完他的乳酪通心粉早餐,跑到旁邊工作室、棲在他專屬的枯木架子上,正在用他那支烏鴉嘴整理渾身羽毛哩。

『你倒自在~像沒事人這般輕鬆!』女孩走近烏飛旁邊,對他嘆口氣。

那烏鴉兀自疏弄羽毛,並不理會艾蜜莉。

『你是不是氣我老愛唸你罵你?』女孩問那黑鳥。

沒想到那烏鴉疏理羽毛完畢,竟然跳轉身子,背向艾蜜莉,擺明了就是不想理她的樣子。

眼看烏飛跩成這副鳥樣,女孩艾蜜莉正待發作,恨不得一巴掌賞過去回敬...忽地心下一突,驚覺自己為何心思變得這般暴戾?真的是由愛衍生成嫉妒張狂麼?她好端端的姑娘家是何時變成如此難以自制的喜怒無常?

往後幾日艾蜜莉都在認真練習聖誕夜要幫教會詩班伴奏的幾首聖歌,那都是和奧洛森神父造訪時順帶商議妥當定下的曲目。烏飛慣習會飛到窗邊鋼琴上靜靜瞧著女孩練琴,不過大半時間那黑鳥只是望著窗外風景,卻對偶爾經過的人車或動物不為所動,耽耽若有所思發呆、似乎依稀感應他被巫婆下咒變成烏鴉之前、還是凡人類烏飛的模糊記憶片段。

之前將烏飛下咒變成烏鴉的Alma歐瑪老巫婆和手底下兩隻Emma艾瑪小巫婆呢?

就在鵝毛瑞雪紛飛那個午後,那位自稱是Olsson歐森太太孫女Natalie娜妲麗造訪艾蜜莉的家、彈唱那首天使密語的歌曲引發烏飛變身大黑鷲張開翅膀懸浮在她身後,接著娜妲麗緩緩彈奏古老世紀Pastoral牧歌,烏飛原先怒張猛惡刺棘翔翮緩緩收斂,又變回烏鴉身形,乖巧停落在娜妲麗肩上聽她彈琴...女人一邊彈琴、一邊柔聲安撫肩上的烏飛...那琴音忽地從平靜轉而激盪,樂句彷彿山火惡風焚林野、熾熱怒燄逼人畏怯...突然她厲聲喝道:

『你既天真卻野性未泯~難怪那老巫婆要害你!』

娜妲麗言罷,那首牧歌樂曲戛然而止,她也瞬然不見蹤影。

在此同時,瑞典堡東郊Alma歐瑪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失火了,濃煙滾滾湧向天空...兩件事是同時發生的。

在更之前歐瑪老巫婆率領手底下那兩隻小巫婆到北邊Long Tree孤樹鎮與烏飛那位長翅膀的天外非人朋友打架時遭受雷霹、渾身焦黑冒煙逃回瑞典堡,懷恨妒嫉將先前小巫婆從愛荷華市凡布倫街擄過來的烏飛和三姑娘都下毒咒變成烏鴉。那三姑娘本是兩隻艾瑪小巫婆的閨蜜,被變成母烏鴉之後來留在老屋裡過冬與她們相伴一起生活,烏飛則被攆出屋外,任由他在冰天雪地自生自滅。

兩隻Emma艾瑪小巫婆本是東方女人變的,偶爾會幫老巫婆跑腿、就近到瑞典堡的Burnie伯尼雜貨店買些日常吃食用品。她們還曾經向雜貨店老闆探問烏飛的下落,老闆聽得一頭霧水,因為鎮上居民都知道,歐瑪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附近林子就棲息一群沒有遷徙的烏鴉留守過冬,平日也常有好幾隻賊頭賊腦神祕鬼祟的烏鴉在老屋院子前討食...她們家最近走失哪一隻烏鴉了麼?這怪事後來雜貨店老闆也告訴了負責記錄老屋火災現場採證的女警Signe西格娜。

歐瑪老巫婆屋子失火的前幾日,她手底下爪牙有一隻特別諂媚殷勤的烏鴉名叫「阿呱」,那隻阿呱在瑞典堡沿街四處翻撿垃圾桶覓食...烏鴉阿呱感嘆最近天寒地凍、動物們都躲起來冬眠、以致鎮郊218號公路上頭「路殺」動物腐屍變少了,迫於無奈才到鎮上翻撿垃圾桶找吃的。

按:「路殺」是指過馬路被車撞死輾斃的野生動物,愛荷華州就有white-tailed deer白尾鹿、skunk臭鼬、muskrat麝香鼠、squirrel松鼠、red fox紅狐、raccoon浣熊、jackrabbit野兔、cottontail灰兔、snakes蛇類等等,其路殺腐屍大半由烏鴉負責巡邏清理。

愛荷華州公路注意路過動物警示牌
愛荷華州公路注意路過動物警示牌

烏鴉阿呱心下抱怨,老巫婆平日苛刻小氣,隔個七天八日才會餵食它們這群在院前討食的烏鴉...最近聽說老巫婆受傷了,那新來的兩隻小巫婆更不曾餵食過它們這幫烏鴉爪牙們,大夥只好四處翻撿住家垃圾桶、啄破垃圾袋尋找殘羹剩菜,若是不慎打翻弄得髒亂狼籍,還得冒著被屋主臭罵甚至拿獵槍射殺的生命危險。

按:在美國射殺烏鴉某種程度上是可以的,雖然瑞典堡居民大多是愛荷華州偏鄉純樸農民,但還是有可能因為烏鴉危害農作物、弄破垃圾袋翻倒垃圾桶、或者單單只是不爽烏鴉太吵而開槍警告或射殺。其實烏鴉非常聰明、懂得分辨善惡人等,甚至會將凡人類對待它們的善行惡狀在同類群組內廣為傳佈...日後您若是在居家院子瞧見烏鴉蹤影,千萬別視為壞兆頭,要善待這般通靈鳥類,或許獎賞來客幾粒帶殼花生,那就皆大歡喜了。

也是合該有事,前日艾蜜莉在窗邊練習唱詩班的伴奏曲子,烏飛蹲在鋼琴上陪她練琴,碰巧被窗外那隻烏鴉阿呱在翻撿垃圾桶時瞧見了,這傢伙立馬飛奔回報老巫婆,看看能不能邀功受賞一頓好吃的。

那幫巫婆只有歐瑪老巫婆懂得烏鴉言語(不然怎麼收拾這些爪牙幫她辦事?)...另外兩隻艾瑪小巫婆道行尚淺,還在和老巫婆學習控制烏鴉和蝙蝠爪牙的領導統御巫術,這下聽說有爪牙阿呱來報那烏飛的去向,老巫婆重傷未癒行動不便,就指派其中一隻艾瑪小巫婆前去艾蜜莉家屋外窺探,果然看到窗內女孩正在彈琴,那烏飛就在鋼琴上陪她哩。

老巫婆自從在孤樹鎮受天雷轟霹受傷之後,將烏飛變成烏鴉逐出屋外,幾日不見他蹤影,以為這小子大概餓死凍死了...後來聽說他好端端窩在女孩艾蜜莉家中大享清福、竟然還過得這般閒情逸致琴韻情濃!那兩隻艾瑪小巫婆尤其嫉恨妒火中燒,就慫恿老巫婆看看有什麼毒計可施,咒罵那可惡的烏飛必得死、才解得她們心頭之恨。

『那有何難?要不是老身我受傷微恙不靈便,便是十隻烏飛也被我彈指間給結果收拾了!』歐瑪老巫婆癱在床上,先前在孤樹鎮被那莫名天雷霹中、渾身燒焦冒煙,逃回瑞典堡之後幸虧兩隻艾瑪小巫婆悉心照料,才苟延殘喘至今...不過最近天寒下雪,老屋裡暖氣設備年久失修,以致周身關節不是這裡酸就是那裡痛,心下更是遷怒痛恨烏飛那廝、還有先前和她們打架、烏飛的混帳天外非人朋友。

按:老巫婆帶領小巫婆和烏飛那位天外非人朋友在孤樹鎮打架情事,記述於 《烏飛前傳》 第21回之「孤樹鎮大亂鬥法」。

『可惜我不能明目張膽在瑞典堡害人,畢竟我也算是在地德高望重的耆老哩。』歐瑪老巫婆自讚自嘆一番,乾咳了兩聲,又道:

『這樣吧,我迫於無奈,只得親口傳授妳倆本門秘傳絕活,那可是我奶奶百多年前親口密傳給我的,本來這曠世絕技俺家只能祖孫隔代單傳,就連母女之間也忌諱不談,只能由奶奶私下傳給隔代孫女,今兒個妳們倆算是幾世修來的福份才得我真傳!』

兩隻艾瑪小巫婆聽那歐瑪老巫婆唬爛得神奇難逢,當場『咕咚』『咕咚』齊膝跪在老巫婆榻前,熱淚盈眶齊聲嚷道:

『今日徒兒得遇師尊無上玄功妙法~日後必定矢志弘揚大法傳諸後世萬代!』

『弘揚個屁!』老巫婆怒道:

『我剛剛不是說過,此法曠世罕有,俺家也只能祖孫隔代單傳,等妳們倆哪天有男人甘願受騙娶妳,還得生下女孩兒再生下孫女,方符合本門隔代單傳孫女之法門道規也。』

那兩隻艾瑪小巫婆聽得無趣,心想那可得有多難?其中一隻艾瑪小巫婆以前在愛荷華大學就是因為暗戀某位男生(他曾是烏飛的哥們),可嘆人家早已心有別屬,那位女生艾瑪(三姑娘的室友閨蜜學姊)曾經過來瑞典堡求歐瑪老巫婆給她煉製「要郎回心轉意」的秘藥,後來那藥雖然給那位男生服下,卻因體質過敏緊急送醫撿回一條性命,在醫院吊點滴輸液卻壞了藥效,自然成不了眷屬。後來這位女生艾瑪就拜老巫婆為師,想說再學其他巫術媚術,日後總有色胚宅男會上鉤的。另外一隻艾瑪小巫婆則是她以前在德州讀書的同學,後來也跟著拜在老巫婆門下。

『敢問恩師,您說的本門秘傳絕活是啥?』艾瑪小巫婆小心翼翼探問。

『妳們倆給我過來仔細聽好!還有阿呱也過來,這事與你有關,我還需要你的幫忙。』兩隻艾瑪小巫婆靠上老巫婆榻前,湊耳過去聽她細聲交代。那隻爪牙烏鴉阿呱連忙跳到床前,心裡狂喜不勝,感嘆自己平日逢迎拍馬屁、辛苦跑腿奔波,如今得遇主人讚許認同,不禁悲喜交加熱血沸騰、自以為出頭天熬出頭了...至於那隻三姑娘變成的母烏鴉則遠遠窩在房間角落梳妝台上,兀自對著梳妝鏡子搔首弄姿顧影自憐,對身遭整齣正在醞釀的密謀算計,表現得漠不關心、事不干己的樣子。

下一章: 16. 老魔秘傳細說前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