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6. 老魔秘傳細說前因

在瑞典堡東郊那棟老屋裡,Alma歐瑪老巫婆癱在床上,兩隻Emma艾瑪小巫婆圍守身畔、攙扶老魔婆坐好,就連那隻通風報訊的爪牙烏鴉「阿呱」也湊在榻前侍候,都屏氣靜聲等待老巫婆將要傳授的無上大法...方才聽老巫婆說她這曠世絕活、只能祖孫隔代單傳,就連母女之間也忌諱不談,只能由奶奶私下傳給隔代孫女,今兒個她們姐妹倆算是幾世造化修來的福份、曠世難逢得遇仙緣真傳,各個豈不心急火燎、如饑似渴、興奮期待到不行?

『我得先警告妳們兩件事,都給我仔細聽好了~』老巫婆顫抖著枯槁的手爪,尖著嗓子厲聲對身邊兩隻小巫婆說道:

『我奶奶那輩打自兩百年前從瑞典移民到北美洲新大陸東北角新英格蘭地帶,後來遇上某位女巫獵人,他的法術手段極其猛惡厲害、對我輩窮追猛打,我娘只得帶著我的奶奶輾轉逃亡、後來就往西跨過密西西比河逃到愛荷華瑞典堡這處偏鄉定居,本派勢力已大不如前了~』老巫婆咳了兩聲,嘆口氣繼續說:

『現在時代不同了,為免橫生枝節惹來後患,有兩件事妳們絕對要注意!』

『師尊!哪兩件事您要我們絕對要注意呢?』兩隻小巫婆齊聲應道,臉上流露出誠摯而感動的神情,齊聲灑淚應道:

『弟子必當赴湯蹈火誓死遵從!』

『赴湯蹈火個屁!』老巫婆桀桀怪笑起來,罵道:

『瞧妳們倆沒出息的醜樣!本事還學不到一成,就如此容易感動涕零?』

『是,是,師父教訓的是~』兩隻小巫婆心裡暗罵,這老魔婆嘴巴這般惡毒、如此輕賤我倆?我們姐妹只是諂媚逢迎、刻意裝出滿臉誠摯、想學妳吹噓的獨門祕技罷了。

『第一,絕對不許綁架虐待或欺負小孩子!現在咱們巫婆不敢再幹這等陰損的事了。』老巫婆慎重叮嚀,又道:

『第二,再怎麼深仇大恨、也得尊重路德教會的神父和所屬信眾們。』

按:歐瑪老巫婆的遠祖源自瑞典北部Lappland拉普蘭山區的Sámi薩米原住民,她們於1668年在Härjedalen哈利耶達爾蘭女巫公審大會時、被指控綁架富農小孩至Blåkulla盧阿酷拉魔島、將無辜孩童獻祭給撒旦、爾後在Mora witch trial摩拉女巫公審大會被判處極刑...後來許多女巫後裔逃往美洲,她們對Lutheran Church路德教會極其敬畏,卻對Witch Hunters女巫獵人深惡痛絕。

『啊?』那位曾經去窺探烏飛下落的艾瑪小巫婆問:

『那女孩艾蜜莉和她奶奶就是路德教會的信眾,烏飛被她收留在家裡,這事豈不棘手?』

『所以不許傷及那女孩和她奶奶,繞過去只針對烏飛那廝!』老巫婆道。

『那可有多難啊!我以為放一把火將尼爾森她們一家燒了就全都悶殺了帳~』另一隻艾瑪小巫婆失望嚷道。

『燒個屁!』老巫婆怒斥道:

『我們巫婆最怕的就是火燒,不搞這玩意的~就怕弄巧成拙自作孽引火上身。』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又該當如何呢?』小巫婆又問。

『啥不行?要不然我的獨門絕活秘笈是用來當廁紙擦屎的麼!』老巫婆怒嗆這隻笨蛋徒兒。那被斥罵的小巫婆不敢吭聲、心裡卻不服,覺得老太婆說話忒也粗魯。不過最近瑞典堡這邊不知為何、大家都在瘋搶囤積廁紙,導致附近各處城鎮衛生紙大缺貨,害得她們姐妹倆只得將就改用購物袋剪成的牛皮紙,每次上大號後觸感怪怪地。

老巫婆說的那祖傳密法極其厲害、事前準備工夫張羅起來卻頗繁複麻煩,就像寫幾百行protocol code程式協定碼,既得發揮病毒攻擊功能、又需針對特殊人事物採取繞道迴避權宜措施,其中最最棘手的是不能露出破口被外人知曉甚至破解入侵。其實瑞典堡住民大半都是路德教會信眾,老巫婆久居此地低調行事,就是不敢冒犯招惹路德教會,這是祖上傳下來的禁忌規矩。

當下歐瑪老巫婆瞑起雙目、叨叨唸唸開始條列背誦口訣,不時停下來對身旁小巫婆倆姐妹諄諄教導解說...別看老太婆平日說話粗魯、動輒惡口斥罵,教倆姐妹這款祖孫單傳的私密法門,神態卻是肅然嚴謹,大處宏觀侃侃闡述、小處鉅細靡遺詳解...兩隻艾瑪小巫婆忙著抄筆記、問疑難,專心學習煞有介事,連旁邊那隻爪牙烏鴉阿呱雖然湊熱鬧聽不懂,卻也奔來飛去遞送鉛筆紙張文具亂紛紛假裝瞎忙。

最後兩隻小巫婆擬出一份幾十頁厚厚筆記,列舉祕法施行細則及所需應用物事清單。她們逐字校對唸給老巫婆聽看是否有誤,那老魔婆叨叨唸唸弄了這老半天,早已氣若游絲癱躺在床上,呻吟道:

『我累了~得閉氣存神休息三日三夜,妳們不許驚擾我!』不久就閉眼進入休眠狀態。

那兩隻艾瑪小巫婆閨蜜姐妹用厚絨被幫老巫婆蓋妥,烏鴉阿呱忠字當頭守護在床邊。大艾瑪出門張羅施法煉藥應用物事,有幾款草藥老屋這裡沒有,還得到Mount Pleasant滿喜鎮搭Greyhound灰狗巴士、坐車費時五個鐘頭到Illinois伊利諾州的Chicago芝加哥、到城南Cermak瑟麥克街的中國城漢藥舖去尋找,那邊還有幾家小舖表面上賣些中國結、鞭炮、玩偶、中文紀念品啥物,背地裡若有門路,也可以買得到老巫婆交代的東方奇怪玩意。

小艾瑪不出門,就在老屋內翻箱倒櫃張羅那祕法運用器具,她又不敢驚動熟睡中的老巫婆,凡事都得躡手躡腳輕聲悄息動作,有時翻動儲物櫃一堆雜物、不小心『哐噹!』『叮噹!』掉落一只鐵盒或鬧鐘,嚇得她跳起來咒罵、卻又趕緊伸手摀住嘴巴,急忙轉身探看有沒有吵醒老巫婆安睡。守在床頭那隻爪牙烏鴉阿呱竟然昂起頭、對她做出不以為然的警告眼神。

『好呀~你這隻黑不溜秋諂媚的小屁精,竟敢對我擺出這副盡忠職守的死樣!』小艾瑪心下咬牙切齒暗罵,然而形勢比人強,只好依舊蹲著身子、像小媳婦般輕手輕腳收拾東西。

三日三夜之後老巫婆從休眠中醒來,大艾瑪出門到芝加哥張羅施法應用物事也早回來了,和小艾瑪在屋中架起一只鐵鍋,底下用一座露營專用燃燒propine煤氣小鋼桶的便利火爐加熱。倆姐妹依照老巫婆指示,將藥材逐一投入鍋中,那加料與攪拌的時程可得小心講究,還好老巫婆神采奕奕坐在床邊,遠遠瞪著那只鐵鍋,不時指揮兩隻小巫婆熬煉秘藥的進程。

『妳們在旁邊攪動加料,可得戴上口罩才行。』老巫婆忽然想起什麼,坐在床邊遠遠說道:

『上回我奶奶教我熬製這秘藥時,一時忘了戴上口罩,結果薰到藥氣,滿臉發黑腫得像豬頭一般!』

『哎呀!師父您怎麼不早說!』小艾瑪聞言倒退三步,摀住口鼻悶聲抱怨道。

『早說啥?妳本來和豬頭也沒差多少~我這不是提醒了唄!』老巫婆惡笑道。

『嘻嘻!幸好我早有準備~』只見那大艾瑪從袋中拿出兩只口罩,一個自己戴上,一個遞給小艾瑪。那老巫婆坐在床邊離藥鍋尚遠,有保持social distancing社交距離,無需戴口罩。她好奇詢問大艾瑪:

『乖徒兒~妳怎麼知道要準備這玩意?』

『我是在芝加哥中國城買的。』原來那大艾瑪到芝加哥南邊Cermak瑟麥克街的中國城採買煉藥物事,得知最近大家瘋搶衛生紙的原因、細問之下卻是和口罩有關,心下警覺未雨綢繆,就趁便在那裡買了幾盒口罩,沒想到竟然派上用場,甚至還博得師父的嘉許呢!

下一章: 17. 火的密令女巫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