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7. 火的密令女巫獵人

就在歐瑪老巫婆休眠三日三夜期間,她的徒兒大艾瑪到芝加哥城南Cermak瑟麥克街的中國城搜尋熬煉秘藥的原料,其中一味藥草他們那裡沒有,得專程到芝加哥城北Andersonville安德森維爾的瑞典人社區尋找...那大艾瑪倒也勤快,輾轉搭乘高架捷運到那處瑞典人社區、找到一間專賣北歐風土雜貨小店詢問那款藥草香料。

當然掰說故事無巧不成書,這大艾瑪小巫婆一連串尋藥過程驚動了遠在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的Witch Hunter女巫獵人Bergström貝格史莊的注意...至於這位獵巫者來頭是啥?他又為何注意到此事?

原來大艾瑪到芝加哥城北那處瑞典人社區Andersonville安德森維爾、在專賣北歐風土雜貨小店詢問那款藥草香料、正好也是北歐獵人用來墩煮獵物肉湯Jägargryta所調味的香料之一,這曾是古老惹議話題敏感的藥草,那小店老闆好奇當下心生警覺,探問這位東方女生為何要特地前來購買這款香料?

那大艾瑪向來有著遊學美國東方女生大嘴巴、話多愛嘮英文的積極慣習,就劈哩啪啦述說自己如何在芝加哥城南中國城漢藥舖採買、又如何輾轉搭乘捷運過來辛苦尋覓等等過程...那老闆一聽就明白女人買這藥草動機肯定不是單純用來燉肉湯這麼簡單的。

等女人離開小店之後,老闆就打電話給他在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的表親Bergström貝格史莊,沒特別意思,因為之前貝格史莊曾交代過他,若是有人向他購買奇怪藥草時,得細心留意並去電通知。

小店老闆並不知道他的這位表親是Witch Hunter女巫獵人(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有誰信這些鬼話?),他以為貝格史莊只是Salem塞勒姆當地一位傢俱木匠,特地打電話告知、是因為他這位表親對Scandinavian斯堪地那維亞家鄉文化歷史有業餘研究嗜好,而這位東方女人前來購買稀奇古早味香料動機古怪引起小店老闆好奇、如此而已。

那位Bergström貝格史莊就是1668年當時在Härjedalen哈利耶達爾蘭Mora witch trial摩拉女巫公審大會出席的Witch Hunter女巫獵人後裔,後來也輾轉跟隨女巫們遷徙到北美洲新大陸東北角New England新英格蘭地帶、定居在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小鎮。近百年來獵殺女巫的傳奇故事沒落之後,貝格史莊家族就以製造傢俱木工營生,但是祖輩傳下的功夫倒是沒擱下,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

這位獵巫者Bergström貝格史莊接到芝加哥表親的來電,心下正自琢磨這事蹊蹺,隔幾日忽然又收到來自Natalie娜妲麗「火的訊息」...火的訊息?那又是啥?

地、水、火、風…凡人類打自遙遠的巴比倫、希臘、波斯等古老meme迷因,深信這些元素是流傳不同質相的訊息媒介。那日Natalie娜妲麗在女孩Emelie艾蜜莉家中彈琴,對烏鴉烏飛說道:『我從路西弗深淵火窟捎來訊息給你~』『你既天真卻野性未泯~難怪那老巫婆要害你!』...在她造訪女孩艾蜜莉家之前,娜妲麗就曾對遠在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小鎮的女巫獵人Bergström貝格史莊傳送出一道「火的訊息」密令,說是老巫婆要加害烏飛的可能。

故事場景拉回瑞典堡東郊歐瑪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裡,她那兩隻徒兒艾瑪小巫婆正在屋中架起一只鐵鍋,底下用一座露營專用燃燒propine煤氣小鋼桶的便利火爐加熱...老巫婆神采奕奕坐在床邊,遠遠瞪著那只鐵鍋,不時指揮兩隻小巫婆熬煉秘藥的進程。倆姐妹依照老巫婆指示,將藥材逐一投入鍋中,並且都戴上口罩在鍋邊攪拌,神情甚是凝重,就怕那藥氣蒸熏厲害,毀了她倆向來自讚保養護膚得宜的花容月貌。

『師尊!這鍋藥需得熬到幾時啊?』小艾瑪用一根火叉攪動著那鍋藥,一邊問老巫婆。

『還早哩~得熬上七日七夜不能停火。』老巫婆坐在床邊應道。

『啥啊~七日七夜!』小艾瑪皺起眉頭,登時就洩了氣。

『怎麼著?才要妳費這麼點勁、就叫苦埋怨啥!』老巫婆怒斥道:

『想當年我跟我姥姥光是煉製的那鍋藥,比這小鍋可整整大上好幾十倍、整整熬上七七四十九日夜呢!』

『哪有那麼大的鍋?妳姥姥家是釀醬油、還是釀酒廠出身的喔!』小艾瑪懷疑頂嘴道。

『釀妳娘個屁!』老巫婆不怒反笑:

『老身我以前可也是大戶人家小姐閨秀哩~咱姥姥家以前家大業大,再大的鍋子也應有盡有!光是那熬煮骨頭的湯鍋、就可裝得下數十人哩!』

『哼!聽妳在狗臭屁吹牛皮~』小艾瑪心下不服,暗自嘟噥罵著,不過表面上卻裝出一副歡天喜地的崇拜神情,雖然被口罩遮住口鼻,卻也看得出她眉花眼笑讚嘆:

『是是是!師尊姥姥家的大鍋果然比澡盆還大上數十倍、簡直就是奧運比賽等級游泳池~光是水電柴火瓦斯費用就不知得耗去幾萬~瞧瞧咱現在這只小鍋、當真小兒科小得可憐!就怕熬出一整鍋藥,也不夠烏飛那廝漱口呢!』這話可就諂媚馬屁到巔峰極處,惹得老巫婆樂不可支、咳嗽不停直笑...小巫婆姐妹倆見狀,下意識伸手拉緊口罩,心想:咱可別煉藥不成,卻被那老魔飛沫傳染到肺炎,豈不帶衰倒楣?

『阿呱~我有事要吩咐你!』老巫婆忽然叫喚那隻爪牙烏鴉阿呱,那隻鳥正躲在廚房裡,偷吃大艾瑪從外面採買回來的麵包哩。

『呱啦~呱啦~』那烏鴉聽到老巫婆召喚,立馬從廚房飛到床前,拍拍翅膀連應兩聲、立正站好聽候指示。

『你到尼爾森家門口垃圾桶裡翻找看看,有沒有烏飛那廝脫落的羽毛?我熬煉這藥需要使用。』那烏鴉阿呱聽令、如奉綸音,立馬被放出屋外,飛也似地趕往女孩Emelie艾蜜莉她家,準備翻撿垃圾桶、看看有沒有烏飛脫落的羽毛。

歐瑪老巫婆的遠祖源自Scandinavian斯堪地那維亞瑞典北部Lappland拉普蘭山區的Sámi薩米原住民,她煉藥需要烏飛身上羽毛的巫術,類似近代Genealogy遺傳學DNA tracing基因溯尋原理...以前她們薩米巫術用來追蹤控制馴鹿和狼群,老巫婆的姥姥則另闢蹊徑、獨門變化出更加惡毒方法,需要受害者身體的部分生理組織,現在迫於無奈無法親手取得烏飛身上血肉,只能派爪牙烏鴉阿呱過去尋找烏飛那廝身上掉落的羽毛,也算將就湊合使用。

那烏鴉阿呱來到尼爾森家屋子外面,正待啄破垃圾袋搜尋烏飛的羽毛,也算它眼尖(烏鴉的視力超好),見到門上掛著一圈Christmas Wreath聖誕環圈裝飾,那是女孩艾蜜莉親手用槲寄生枝葉與毬果和紅色漿果玻璃珠編織成的,她為了暗示今年聖誕家裡多了一位不速之客烏飛,還偷偷巧思將幾根烏飛掉落的黑羽毛編織到聖誕環圈上頭。

『這下可好~』那烏鴉阿呱看到聖誕環圈上頭就有幾根烏黑羽毛,心下大喜,不禁暗自慶幸讚嘆:

『得來全不費功夫!就拿這幾根毛回去交差,烏飛那廝住在她們家,這黑羽毛應該是從他身上掉落的吧?』烏鴉阿呱悄悄跳到門邊,使了個烏龜連滾帶爬倒栽身法,翻轉翅膀就騰躍上去、將聖誕環圈上頭那幾根黑色羽毛一一叼下,收攏妥當後、張嘴銜住,輕身跳著離開現場,逕往老巫婆那裡奔去。

『哇靠?我是隻烏鴉,幹嘛不飛呢?竟然一路拔腿狂奔?想必是當賊虧心緊張過頭了。』那烏鴉阿呱在雪地上奔了半天,才想到自己的糗態,心裡復又尋思:

『萬一我這滿嘴黑毛不是烏飛那廝的?帶回去可怎麼交差?』阿呱停下腳步,左思右想,心裡安慰自己道:『管他是雞毛鴨毛鵝毛~待我回去便跟那老魔婆說,這是我碰巧遇到烏飛那廝、奮不顧身和他惡鬥打架、親口從他身上啄下來的羽毛!』

『嘻嘻~這老魔婆聽到我這等英勇,肯定會賞我吃上一頓好料的!』烏鴉阿呱愈想愈樂,又轉念想到,就算那藥熬煉出來不靈,老魔婆也不單單只會怪到我頭上,或許她會遷怒到那位攪拌藥鍋的徒兒小艾瑪,罵她偷懶不給力,這也難說得很。

正當烏鴉阿呱叼著滿嘴黑毛蹦蹦跳跳往滿喜鎮東郊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時,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客正在Lutheran Church路德教堂,與Olofsson奧洛森老神父談話...那人是誰?隨便猜也知道!那人就是Witch Hunter女巫獵人Bergström貝格史莊,他在收到Natalie娜妲麗傳給他的「火的訊息」密令之後,立即收拾好法器傢伙,連夜從美國東岸搭火車,準備到愛荷華州偏鄉瑞典堡找奧洛森老神父。

女巫獵人貝格史莊這一路上搭火車,要從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小鎮到New York紐約市、再轉車到Chicago芝加哥、再轉車到Mount Pleasant滿喜鎮,輾轉換三班火車耗時三十多鐘頭,從滿喜鎮火車站下車之後,還得徒步跋涉十哩雪路,才到瑞典堡路德教堂敲門找到奧洛森老神父。

女巫獵人貝格史莊一路上輾轉搭火車路線圖
女巫獵人貝格史莊一路上輾轉搭火車路線圖

貝格史莊畢竟是傳承古早世紀的獵巫者本事,這點路程對他而言並不算辛苦。至於為什麼他不搭飛機和租車呢?人家古早味女巫獵人使用的是古法方術,自然有其道理。貝格史莊平日以製作傢俱木工維生,他不像烏飛那位長翅膀的天外非人朋友大天可以來去自在,也不若烏飛另一位朋友巫師麥克那般手頭闊綽,可以隨時購買機票不受經濟條件限制。這兩位烏飛的朋友,之前在 《烏飛前傳》 已經提過,後續在本部故事會再一一現身。

下一章: 18. 獵巫者待命試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