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18. 獵巫者待命試身手

在微雪的傍晚時分,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客踏著雪路在瑞典堡James詹姆斯街上緩緩獨行,他從南邊滿喜鎮下火車之後,沿著218號公路向北踽踽獨行、徒步走了十哩路來到瑞典堡小鎮村。這段路對他而言倒是沒什麼,畢竟他久居美洲新大陸東北角New England新英格蘭,其居住的所在地Salem塞勒姆小鎮,那裡的冬天由於瀕臨北大西洋的緣故,寒風夾帶水氣只有更加冰峭凜冽。

從滿喜鎮到瑞典堡約十哩路程
從滿喜鎮到瑞典堡約十哩路程

神秘客進到Lutheran Church路德教堂裡,接待他的Olofsson奧洛森老神父見他身披黑色套頭斗篷、身上積著薄薄一層白雪,就引他進到教堂內室,笑道:

『Bergström! 我的兄弟,你這身打扮好像天行者路克!』

按:天行者路克Luke Skywalker是電影《Star Wars星際大戰》裡的Jedi Knight絕地武士,他的服裝造型就是身披一件連身套頭斗篷,平時蓋住頭臉行跡神秘,必要時掀開斗篷顯露面目、亮出lightsaber光劍與敵人互砍廝殺。

天行者路克Luke Skywalker Jedi Knight絕地武士的連身套頭斗篷
天行者路克Luke Skywalker
Jedi Knight絕地武士的連身套頭斗篷

『親愛的奧洛森神父,您別說笑了~』Bergström貝格史莊和神父擁抱打招呼,他倆原是舊識,貝格史莊年輕時曾在紐約的修道院待過三年,在那裡遇見過短期交流造訪的奧洛森神父,因為他們倆都是瑞典裔,所以熟識。

貝格史莊脫下那黑色斗篷,露出褐金色長髮、絡腮鬍子,年紀不到四十,他的臉型粗獷堅毅,看來有維京人的血統。老神父的一位徒弟、Jönsson伊翁松修士正在打理當夜晚餐,便邀請遠道而來的貝格史莊入座一起用餐。吃飯時他們並不多話,直到飯後甜點時,奧洛森神父舉杯對貝格史莊說道:

『這是北邊Amana德國村釀的甜酒,味道還不錯,剛剛晚餐吃的火腿和酸泡菜也是之前一位教友帶過來的。』神父遲疑半晌,繼續說道:

『Kära vän, 你為什麼大老遠過來瑞典堡這邊找我?』

按1:Kära vän是瑞典語「Dear friend 親愛的朋友」問候語。

按2:Amana Colonies阿瑪納德國村是愛荷華市西郊的德裔農村聚落,當地居民還維持說德語的習慣、善釀各類甜葡萄酒、醃製德式Sauerkraut酸泡菜、鄉村風味火腿香腸等肉品。當地有數家德國風情的餐廳和酒莊,讀者若是路過愛荷華市,建議前往參觀旅遊,酒莊內可試飲各類家釀美酒,有些餐廳的brunch早午餐提供品項豐富的鄉村小菜。當地還有藝術家工坊,販售各式古早味傢俱、布穀鳥鬧鐘等木製工藝品

Amana Colonies阿瑪納德國村是愛荷華市西郊的德裔農村聚落
Amana Colonies阿瑪納德國村
是愛荷華市西郊的德裔農村聚落

『你這裡近日可有外地來的女人?』貝格史莊喝著甜酒,問: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想她可能會來找您?』

『你在說誰?』老神父一臉茫然,因為他還不知道那位路西弗深淵火窟信使者Natalie娜妲麗的事。

其實這事要等到隔天飄起鵝毛瑞雪的午後,娜妲麗才會出現在女孩Emelie艾蜜莉家門口、才會發生彈琴唱歌以及烏飛變身大黑鷲怒展羽翼的異象...在她造訪女孩艾蜜莉尼爾森家之前,娜妲麗就已經對遠在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小鎮的女巫獵人Bergström貝格史莊傳送出一道「火的訊息」密令,說是老巫婆要加害烏飛的可能。貝格史莊收到訊息當時感到莫名其妙。

『喔?既然您不知道,那這事就別提了。』貝格史莊舉杯對奧洛森神父笑笑,就轉移話題敘談他們當年認識時的舊事。神父並不知道他女巫獵人的身份,只聽說他在修道院待過三年,後來還俗返家承繼父業、當起傢俱木匠,這倒也不錯,和耶穌早年一樣。

當晚奧洛森神父就安置貝格史莊在教堂客房過夜,互道晚安之後各自安歇去了。貝格史莊的客房有一壁爐,倒不是傳統燒木柴的,現在改用鐵架上幾段陶製裝飾假木頭,燒煤氣取暖、這樣就免去劈柴和清理灰燼等麻煩,不過那火焰在陶製木頭之間熊熊燃燒,效果倒也和一般燒柴壁爐差不多。

按:寫作本故事背景1990年代初,愛荷華燒火的木柴極為便宜,一般人家秋天整理後院樹林時會鋸下一堆樹木殘枝,年輕力壯的喜歡用大斧頭劈柴,老人家得請人清理,有時載滿一皮卡貨車的木頭不到十美金甚至免錢。路德教堂兩側都是墓園,老神父不可能再去張羅那木頭劈柴雜務,是以壁爐改用燒煤氣取暖比較省事。

貝格史莊坐在壁爐前沉思,琢磨前幾日那位神秘女子對他發出「火的訊息」密令意涵。那密令是他們獵巫者祖傳的訊息解讀方式,他是在三天前晚上、也是在家中面對壁爐閒坐時,忽然看見那火光閃動有異,一時心血來潮,從家中放置法器櫥櫃內尋出一只銀瓶,倒出些藍色粉末丟到火裡,就顯現出女人、烏鴉、巫婆、熬鍋煉藥等影像,還有其他只有他們獵巫者才能解讀的人事地物密語。

女巫獵人貝格史莊大概是窩在故鄉Salem塞勒姆小鎮太久了,生活過得有點平淡無聊,現今世上哪還有啥巫婆?就算有?也都被商業電影美化成漂亮女人賣弄風情...如今世道變了,有時候真的分不清誰是巫婆、誰又是變相害人的妖精,而他們隱遁的獵巫者在凡間似乎變成負面的代名詞…是以他一見到那位路西弗深淵火窟信使者發出的「火的訊息」火光異象,雖然莫名其妙,但也心下好奇興奮,就收拾法器行囊,輾轉搭三十幾個鐘頭火車到滿喜鎮、再徒步跋涉雪路來到瑞典堡。

今夜他一個人獨處在路德教堂的客房,面對壁爐燃燒煤氣的火焰沉思過去...他自從父親死後,從沒遇上半隻巫婆!聽他父親說,以前倒是曾和祖父聯手對付過一隻,後來卻因為當時反戰年代,那女魔混入那群可敬的女權運動團體中、卻私下色誘煽惑一名當地的政客,反過來誣陷貝格史莊父親祖父經營的Bergström & Sons傢俱廠,後來公司被當局惡搞到破產倒閉...當時年輕的貝格史莊會到修道院出家,某方面也是看破世情,祈求天主庇護。

在修道院待了三年,貝格史莊還俗返鄉,承襲父祖輩的木工手藝,和裝潢業者合作、幫人客製化專屬傢俱。他孤身一人獨居在父親留下的老屋,平日研究瑞典裔移民的人文歷史,沒有人知道他是獵巫者,他也從沒見過啥巫婆魔女。

或許是因為他父親和祖父曾和一隻女魔對抗導致家業敗落,使得他對女人總是敬而遠之,即令他自幼即受過父親祖父關於女巫獵人的密術訓練,看得清誰是凡人類女子、誰又是醜惡心腸巫婆掩飾化身,但是密術訓練加上修道院生活戒律,令他至今傲然一身,過的還是修行者的清規生活。

當夜貝格史莊獨坐在客房壁爐前耽緬過去,午夜時分、他起身將煤氣爐火調低準備睡覺,突然那火焰從陶製假木頭之間猛地竄起,顏色青綠紅黃閃熾詭異,貝格史莊心下好奇,暗自怪道:『嘿嘿~看來妳這啥使者跟我來真的?』

他又觀看那爐火半晌,那火焰就像五彩霓虹燈那般紅黃青綠變幻閃熾不定,比原先他在Salem塞勒姆老家看到的更加詭異,換句話說,就如現在手機的來電顯示鈴聲鬧吵不休,若是一般凡人類瞧見了,肯定以為撞鬼中邪,或許半夜無人恐怖驚嚇過度心臟病發而暴斃身亡。

貝格史莊從行囊裡拿出一只銀瓶,倒出些藍色粉末丟到火裡,火光中隱約顯現出女孩彈鋼琴、烏鴉、甚至奧洛森老神父在某家客廳的景像...當然還有些獵巫者才讀得懂的密語在本篇文字就不多贅述(因為說了你們也不會懂的)。

火光中顯現出說了你們也不會懂的密語
火光中顯現出說了你們也不會懂的密語

隔日貝格史莊就和神父告別,說是要到滿喜鎮搭火車再去芝加哥Andersonville安德森維爾的瑞典人社區找另一位表親。奧洛森老神父是個喜樂開朗之人,也不多問什麼,就請他的徒弟Jönsson伊翁松修士打包一份燻火腿三明治當午餐、開車送貝格史莊到滿喜鎮火車站,倆人就此別過。

那天下著鵝毛瑞雪,貝格史莊在滿喜鎮火車站附近找了家小旅店入住,他詢問旅店櫃台當地相關資訊,不久就租了一輛二手的pickup皮卡小貨車,到五金店購買一些應用物事,開車到218公路靠近瑞典堡東郊的所在,遠遠望著樹林彼方,那裡就是歐瑪老巫婆居住的老屋。

貝格史莊待在租來的那輛皮卡小貨車裡,靜靜看著鵝毛瑞雪紛紛灑落,突然間天際『BANG!』轟隆悶響一聲,一道火球從天而降,說也奇怪,那道火球竟然不偏不倚打中樹林彼方、歐瑪老巫婆居住的那棟老屋。

雖然昨夜那火光中顯示的密語裡有提到,要貝格史莊待在樹林這邊等待,他以為是要埋伏準備逮住啥可能冒出的巫婆,沒想到場面竟然如此火爆,天降火球將屋子給炸了。

『隕石?搞什麼鬼!』貝格史莊跳出車外,從貨車後方拿出一把大雪鏟握在手中。

他之前已經從皮卡貨車後方扛起一大袋鹽,在袋子底端割破一個小縫,讓鹽粒流洩出來。他扛著那袋鹽,沿著樹林邊的路口來回走了兩趟大迴圈,將那鹽粒在那處地域劃出ㄧ個大大的 ∞ 符號,徑長約五十公尺、寬約廿公尺,那白色鹽粒灑在雪地上肉眼看不出來,何況天正濛濛下著鵝毛雪,誰又分辨得出哪裡是雪、哪裡又是劃上鹽粒的標線?

鹽在冬天雪地剷雪過後都會用來灑在路面上防滑,之前貝格史莊在五金店就買了一大袋剷雪後施用的粗鹽粒、還有一把剷雪用的大雪鏟。用這鹽粒鋪陳出一道大型 ∞ 符號印記就是要阻擋密令中交代、可能竄逃冒出來的巫婆,因為鹽可以驅邪破散她們的法術。

至於那一把大雪鏟,他只是個從沒遇過巫婆的獵巫人,握在手中等候在路口,就像棒球場上一名slugger強棒打擊手那般、屏氣凝神雙手持著球棒等待球來就打狠狠揮棒猛擊。他以為女巫會隨時從林中竄出,讓他可以揮動大雪鏟迎頭痛擊。

貝格史莊雙手緊握著剷雪用的大雪鏟、屏氣凝神等待女巫隨時竄出迎頭痛擊
貝格史莊雙手緊握著剷雪用的大雪鏟
屏氣凝神等待女巫隨時竄出迎頭痛擊

之前壁爐火光異象中指示貝格史莊要用鹽粒在此處路口鋪陳出一道大型 ∞ 符號印記,阻攔女魔們的可能逃竄去路,如此而已...至於他在五金店順便買那一把剷雪用的大雪鏟,之前火光異象密語裡並沒有提到,這揮鏟痛打巫婆的念頭、福至心靈的想像,純粹只是他這位年輕獵巫者的童心技癢罷了。

下一章: 19. 煉藥猛毒突降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