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20. 難說之事莫求甚解

天降火球不偏不倚砸中瑞典堡東郊歐瑪老巫婆的屋子,旁邊樹林那群寒鴉從大雪天休眠中驚醒,漫天亂飛聒噪...獵巫者Bergström貝格史莊雙手緊握一把大雪鏟、擺出棒球場本壘打擊手的slugger強棒姿態、埋伏在小鎮村通往218號公路口這邊等待...這位從沒遇見過巫婆的獵巫者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正等待著什麼,之前那位路西弗深淵火窟信使者Natalie娜妲麗對他發出「火的訊息」異象密令中並沒解釋清楚。

突然間一陣旋風揚起萬千雪花,獵巫者貝格史莊眼前一花、驀然照見前方奔來三位面容詭異女人,其中一位頭上還頂著一個水桶,另一位手中抱著一只鐵鍋、鐵鍋上罩著拱形古董紅銅圓蓋,中間那位年紀最老、身形可怖的老魔婆伸出左右兩隻手爪抓住那兩個女人、似乎還有一隻烏鴉躲在她的衣襟內、只露出一顆驚恐的鳥頭。

這群驚逃者便是方才天降火球擊中老屋剎那間,那Alma歐瑪老巫婆感應到禍從天降不妙,鼓盪身上最後一點真氣,瞬間伸出枯槁魔爪、將屋內大小艾瑪倆徒兒、母烏鴉小呱、連同那鍋加蓋猛藥,漩滾進一團黑旋風中,疾疾破窗遁出...她們住處就在瑞典堡東郊,離218號公路不遠,往東方疾風奔竄時遇到那獵巫者貝格史莊事先用鹽粒在地上鋪陳出的一道大型 ∞ 符號印記,破了旋風遁逃的法術,她們在繞路避開鹽粒 ∞ 符號印記時,與埋伏的貝格史莊當面遇上。

獵巫者貝格史莊見到這三位迎面奔來的古怪女子,心知來者不善、肯定就是火光密令當中提到的巫婆,於是衝上前去,將手中大雪鏟猛力一揮,想來個「一轟而散」將三隻巫婆揮鏟打個四散紛飛...當然這只是他初出茅廬手段青澀的一廂情願,那三隻魔女雖是狼狽驚逃,卻也不是好惹的,哪會將這位莫名其妙阻擋去路的路人甲貝格史莊看在眼裡?她們不知他是Witch Hunter女巫獵人,以為這傢伙不過只是鄉下地方剷雪的農夫。

『滾開!』老魔婆喝斥一聲,怒道:

『你沒事拿著一根破鏟亂揮亂舞堵住我們去路~找死麼?』

獵巫者貝格史莊揮鏟沒擊中,乾脆將手中那根大雪鏟往老魔婆身上飛擲過去...別看那老太婆老態龍鍾,身子倒是靈便異常,只見她屈膝足點地、使了個足球國腳都自嘆弗如的「蠍子擺尾」式,將那大雪鏟倒踢把柄、猛力甩向貝格史莊,還加上角動量迴旋力道,那大雪鏟宛如螺旋槳血滴子般疾速轉轉騰騰飛向貝格史莊,慌得他就地滾了幾滾避開、模樣甚是狼狽。

『我不傷害你們路德教會信眾,就饒你一命吧。』那老魔婆嘿嘿怪笑兩聲,帶著大小艾瑪倆徒兒繞過那鹽粒鋪陳的 ∞ 符號印記,呼嘯往東方化一陣風遁走了。她以為貝格史莊只是瑞典堡小鎮村的一般鄉民,是以手下留情置之不理。

那獵巫者貝格史莊愣在原地,好一會才回神過來,過不久聽到從附近Winfield溫菲爾鎮消防隊傳來的鳴笛聲,想說待在火災現場不便,就回到他那輛皮卡貨車內,開車回去南邊滿喜鎮住宿的那間旅店,重新思考對策。

『沒想到那老魔婆這等厲害?』那夜獵巫者貝格史莊待在滿喜鎮旅店房間裡,回想白天遇到巫婆的情景,自嘆道:

『我從小和父親祖父他們學的獵巫玩意一點也沒派上用場,反而差點傷了小命...這下又該當如何?』貝格史莊除了怪自己輕敵,也因欠缺臨場經驗而躊躇煩惱。

『昨晚在路德教會客房壁爐見到的火光異象中,為什麼又會出現女孩彈鋼琴、烏鴉、甚至奧洛森老神父在某家客廳的場景?那彈琴的女孩是誰?那裡又是誰家的客廳呢?奧洛森老神父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那裡?』貝格史莊滿心疑問,決定明日一早再回去瑞典堡路德教堂看看。

隔日一早,貝格史莊又開著那輛租來的皮卡貨車,從滿喜鎮往瑞典堡過去,他將車子停在路德教堂對街的郵局,守在車內觀看動靜。不久一輛車停在教堂門口,一個女孩進到教會裡面,隔不多時那女孩和奧洛森老神父出來,神父手中還拎著一只古董皮製手提箱,進入女孩開來的那輛車,開往鎮西的方向。

貝格史莊發動貨車,緩緩跟隨女孩和神父的車,不久來到一處小屋前,見到女孩引領神父進屋。貝格史莊將貨車停在小屋斜對面,從窗子可以見到屋內客廳內的光景,窗邊果然有一台鋼琴,那客廳場景就和之前壁爐火光異象中顯現的依稀相似。

雖然聽不見屋內人說話的聲音,貝格史莊在女孩Emelie艾蜜莉家外頭對街的皮卡貨車內觀看窗內客廳的動靜...只見奧洛森老神父坐在客廳長沙發上,吃喝著從那古董手提箱內拿出的麵包果醬還有咖啡,女孩站在一旁等待,神情似乎有點焦慮不安。

後來女孩遞給神父一本冊子,從冊子內又拿出一張紙讓神父觀看...兩人說了半晌話,神父坐的那張長沙發椅背上還站著一隻烏鴉,盯著神父翻看琴譜。

『嘿?原來異象中那隻烏鴉在這裡。』貝格史莊暗自嘆道:

『那火光密令中提到巫婆要加害的對象就是這隻黑鳥?』

後來女孩拿著那張紙走到窗邊鋼琴前坐下,開始彈唱起來...貝格史莊依稀可以聽見琴聲叮咚,但女孩唱歌聲音隔著窗子還是太小聲,他在對街這邊聽不到。後來那隻烏鴉飛到鋼琴上頭,呆呆望著女孩彈琴,神情恍惚像是被催眠定住了一般。

接著就是之前篇章描述那般,那烏飛聽到艾蜜莉又唱出娜妲麗歌中最後那段『噫嚱~』天使密語,烏鴉變得渾身僵硬還有女孩驚慌失措、神父灑聖水祝禱、那黑鳥醒過來又飛走了...不久奧洛森老神父回到茶几旁收拾他的吃喝物事放入手提箱內,站起身和女孩又說了會話,就告別出門,他也不坐女孩的車了,獨自拎著那只老舊手提箱,步行回路德教堂。

女孩艾蜜莉家和路德教會距離不遠,就只有兩三個街區,貝格史莊開著皮卡貨車一路緩緩跟著,他是在籌思等一下要怎麼向奧洛森神父開口詢問這一切怪事。

『Bergström! 我的兄弟,你又回來了?』神父見到貝格史莊,開心笑道:

『你沒回去芝加哥探望那位表親吧?』老人家乃光明磊落之人,說話不會拐彎抹角,他知道貝格史莊離開之後又回來,肯定心裡有事。

貝格史莊就將前夜在教會客房壁爐看到的火光異象、那位路西弗深淵火窟信使者Natalie娜妲麗對他發出「火的訊息」異象密令、巫婆加害烏飛的可能、天降火球擊中瑞典堡東郊那棟屋子、路口遇上三個古怪女人、老巫婆放他一馬和另外兩個女人往東方遁走、那密令中要保護的原來是剛剛彈琴女孩家裡那隻烏鴉等等...都告訴奧洛森神父。

『Bergström! 我的兄弟,我相信你所說的。』奧洛森神父請貝格史莊坐下,幫他斟了一小杯葡萄酒安撫情緒,又道:

『異象之說難說,難說之事莫求甚解。』

『怎麼說呢?』貝格史莊聽不懂神父話中之意。

『以前我們先輩曾在瑞典哈利耶達爾蘭犯過錯,他們清教徒在美洲新英格蘭也犯過類似的錯,就是誤殺幾位被以女巫罪名誣陷的女人,雖然那都是過去的往事,現在我們對這玩意可得慎重,畢竟時代不同了,過去某些偏見與迫害必須得反思自省。』奧洛森神父大概知道貝格史莊就是傳說中的Witch Hunters女巫獵人,雖然貝格史莊剛剛向他告知事件始末時刻意迴避,但他知道這位貝格史莊就是一名獵巫者,只不過生平未遇敵手加上手段稚嫩,以致於鬧得狼狽不堪。

按:歐瑪老巫婆的遠祖源自瑞典北部Lappland拉普蘭山區的Sámi薩米原住民,她們於1668年在Härjedalen哈利耶達爾蘭女巫公審大會時、被指控綁架富農小孩至Blåkulla盧阿酷拉魔島、將無辜孩童獻祭給撒旦、爾後在Mora witch trial摩拉女巫公審大會被判處極刑...許多女巫後裔逃往美洲,她們對Lutheran Church路德教會極其敬畏,卻對Witch Hunters女巫獵人深惡痛絕...後來1692-1693年間在新大陸東北角New England新英格蘭地帶的Massachusetts麻薩諸塞州Salem塞勒姆又有過一次Salem Witch Trials塞勒姆女巫公審大會,處決了十幾名被控施行巫術的男女,雖然主事者是英國殖民地Puritan清教徒,和瑞典移民沒直接關聯。

『那我該不該保護那隻烏鴉呢?』貝格史莊問。

『你就留下來吧。Bergström, 我的朋友。』神父說。

『住在這裡?聖誕節就快到了~』貝格史莊應道。

『咱就看著辦吧。』神父笑了笑,說:

『反正你回去東部Salem也是孤家寡人一個,不如這幾日住在教會這裡,一方面聖誕節到新年期間我需要人手幫忙打點雜務,另一方面我也想知道Emelie她家那隻鳥到底有何古怪來頭,如果就你所說的,還惹來老巫婆要設計加害?』其實老人家是怕貝格史莊輕舉妄動,乾脆留他住下,以免闖禍多事橫生枝節。

於是貝格史莊就回去滿喜鎮那間旅店退了房,還是開著那輛租來的皮卡貨車,搬到瑞典堡路德教會,幫神父籌辦聖誕節的瑣事雜務。他在教會又見過女孩Emelie艾蜜莉幾次,那是她過來幫唱詩班一起練唱伴奏。兩人經過神父介紹就熟識了,不過彼此間並沒提烏鴉烏飛和巫婆的事,因為兩人都是內向不多話的個性,貝格史莊也不想讓女孩知道巫婆設計陷害烏飛的麻煩事,這件怪事連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下一章: 21. 烏飛牽引好事成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