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24. 驅魔銀鐶老魔心驚

整個春天烏飛都和烏鴉老呱混在一起,老呱每天帶著烏飛在瑞典堡這一帶地界四處翱翔漫飛,主要是磨練翅膀操控氣流的飛行技巧,若非老呱刻意指點,烏飛也學不到這許多翱翔天際的妙法。

這些因緣湊巧可能連老呱自己也料想不到,因為它就是在多年前某個陰錯陽差的季節、渡鴉與烏鴉交疊的生態圈、老呱的烏鴉父母雙親築巢產卵之後又被另一對外來渡鴉逐出取代,好死不死留下一顆烏鴉蛋與後來的渡鴉後代一起孵化,所以老呱自雛鳥開始就學會了像渡鴉那般的高超飛翔本領。

至於跟隨老呱的那群來自孤樹鎮的光棍烏鴉們可就像一般黑鴉鴉聒噪漫飛不成氣候,它們這個春天因為吃多了Burnie伯尼雜貨店老闆Jönsson瓊森慷慨餵食的豐富剩菜而隻隻增肥有成,就也更懶得參與老呱與烏飛師徒倆的飛行日課,通常就近棲習在原先瑞典堡東郊的那片樹林。現在這邊也沒別的烏鴉,因為那群瑞典堡的在地烏鴉都被老巫婆帶到東向更遠的那處農舍,老呱也不想知道那群爪牙烏鴉都在忙些啥麼鬼事。

『呱啦呱啦~』某一日在瑞典堡東郊218號路口地界,兩隻烏鴉攔住烏飛和老呱的去路,它們倆是老巫婆派來的。

『呱?原來是你倆?怎麼姘上的?』老呱看著眼前這兩隻烏鴉,認出是老巫婆屋裡那隻母烏鴉小呱、還有以前屋外年紀最老的一隻公鴉,它常以爪牙群的老大自居,不過聽說一起築巢的母烏鴉因為小呱的介入所以氣跑了,去年冬天之前和別隻公烏鴉遷徙到南邊就沒再回來。

『呱~干你屁事!』那小呱有點惱怒對老呱反嗆,看來她春暖花開之後又溜出屋外與其他的爪牙烏鴉廝混,也學會了烏鴉之間溝通的話語。

老呱不知道的是,這母烏鴉小呱和烏飛都是凡人類被巫婆下咒變成烏鴉的,只是那下的咒語輕重有別...烏飛被禁錮詛咒的乃是惡毒的九九連環之咒,致使他常時神智恍惚錯亂、無論老呱怎麼耐心引導、也飛不出老魔婆法力掌控的幾哩方圓之外...而那母烏鴉小呱是以前大小艾瑪的閨蜜三姑娘變的,雖說飛行無礙,卻也無心別去...弔詭的是,儘管她姘上別的公烏鴉,盡情享受那禽鳥肉慾之歡,卻也下不了蛋,最後只剩下這隻爪牙頭目老烏鴉願意和她在一起。這是自然的現實,和凡人類女子小三扶正的演繹邏輯是不同的。

『呱啦呱啦~老巫婆找烏飛有事!』那老烏鴉打著官腔、頤指氣使對著烏飛和老呱師徒倆叫道。

『呱?』那烏飛傻傻地愣住不知所措,他被老魔婆下過九九連環之咒,登時心眼就懞了...老呱在一旁也不敢違抗老魔婆旨意,畢竟知她手段厲害,況且烏鴉總是烏鴉,老呱它們這群外來異客整個冬天春天都躲在瑞典堡東郊樹林這邊,就是害怕再與老巫婆還有大小艾瑪倆小巫婆有任何干係牽連。

老呱、烏飛、小呱、老烏鴉兀自爭鬧僵持著,鳥類之間的溝通糾結無休無盡...後來那老烏鴉飛回去通報烏飛的下落,不久那老巫婆的徒兒小艾瑪突然現身,不知她使了什麼魅惑手法,將烏飛與老呱都給懾愣定住不動,連同那小呱一併帶回去東邊農舍面見老魔婆。

『你這小子倒是逍遙自在挺好啊!』老巫婆隔了一整個冬天又見到烏飛,瞇起眼睛似笑非笑嘲弄說道:

『怎麼?翅膀硬了?會飛了啦!』

『呱?』可憐的烏飛神智渾沌似乎又更傻了。

『還有你這老不死的黑鳥!』老魔婆指著烏鴉老呱罵道:

『誰叫你多事!教這廝飛啥飛?這烏飛本是個該死的混帳東西,害得我居住多年的老窩給莫名天火砸毀燒了!』那老魔婆自從躲到東邊這處農舍之後,愈想愈不對勁,她的老屋之所以被天外飛來火球砸中(那純粹只是衛星殘骸墜落地球意外事件、人家NASA國家太空總署都已私下派人道歉賠償了事)都是因為當時正在煉製毒害烏飛的那鍋猛藥發生的、所以不怪烏飛要怪誰呢?加上小呱和爪牙老烏鴉來報,這老呱近日都在教導烏飛學飛,當然就更加遷怒氣憤了。

『呱啦~』那老呱待要分辯、還來不及反應,已被老魔婆倏地一伸手抓在手裡,扔進屋裡壁爐中...老魔婆使出妖法催動爐中火星殘燼、登時烈焰爆猛燃起、將烏鴉老呱當場活活燒死。

旁觀者烏飛、小呱見此殘忍景象,都不敢置信那老太婆出手迅猛毒辣,甚至連她身旁大小艾瑪倆徒兒也不禁皺眉,心下暗自驚嘆師父幹嘛跟一隻老鳥過不去、手段如此兇殘?

『你也給我納命來!』老魔婆突地伸出手爪抓向烏飛,他卻心靈醒悟、知道大勢不妙,急急翻翅轉身想逃,被老魔婆連抓三抓、還是抓住了雙腳,給倒吊提在手裡。那老巫婆桀桀怪笑道:

『看你如何跑得出老身我的手掌心~』老魔婆正自得意、準備將烏飛也依樣甩向那壁爐烈火當中,突然見到她手掌間巴茲巴茲青煙冒滾、慘聲怪叫:

『哎呀我的姥姥!怎麼這麼燙?』她急忙將烏飛摜在地上,縮回手掌攤在眼前觀看,只見掌中多出兩道新烙紅印,不知是被什麼燙腫的。

『快給我抓他過來看看!』老魔婆命徒兒大艾瑪將地上的烏飛抓起,遞到跟前仔細審視。

『見鬼了!這混帳玩意怎麼會套在這廝腿上?』那老巫婆見到烏飛雙腳上套著的兩只銀鐶,表情驚恐地直直瞪著,不可置信這百年前的對頭冤家遺物竟然會在此時此刻突然出現。

原來烏飛腳上那兩只銀鐶是獵巫者貝格史莊送給女孩艾蜜莉的定情信物,那兩只銀鐶原是他祖輩傳下來的一件獵巫法器、一具Mahogany桃花心木製成的古老十字架左右端鑲嵌的純銀避邪裝飾。女孩艾蜜莉將這兩只銀鐶給戴在烏飛的左右腳上,理由是若非烏飛的因緣牽連,她和貝格史莊兩人就不可能會相遇、進而相戀在一起。

老魔婆的姥姥在百多年之前就曾經吃過這件鑲嵌銀鐶桃花心木十字架獵巫法器的虧...當時她姥姥還是新英格蘭隱姓埋名充當大戶人家小姐時,一時犯了糊塗破戒、施用女巫媚術勾引當地某地主的兒子,本來男歡女愛也無可厚非,她卻因妒生恨殺了人家的妻兒,引來獵巫者的追殺...當時老魔婆的姥姥與獵巫者惡鬥數日,雖然破了獵巫者十八般法器、甚至還將他給殺了,她自己也身受重傷法力耗盡,最後只得散盡家產舉家避禍西遷...那是後來老魔婆和她娘一路狼狽遷徙、最後跨越密西西比河來到瑞典堡小鎮村定居的前情往事。

下一章: 25. 使者封印烏飛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