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荷華天使散記 Angel Tales about Iowa
AngelTales.me
回返章節目錄

Follow Andres LEO


25. 使者封印烏飛遠飛

老魔婆乍然見到烏飛腳上那一對驅魔銀鐶,心中湧起童年時她娘帶著她逃避獵巫者、一路跨越密西西比河遷徙來到瑞典堡的不堪回憶...其實這些兒時聽她娘掰說的種種關於Witch Hunters女巫獵人的嗜殺猛惡手段大半都是她娘為了嚇唬難纏小女兒(有其母必有其女、她們Alma歐瑪家世代相傳的女巫們哪個不是自小惡質天生異稟?)加料添醬將昔日姥姥與獵巫者惡鬥的往事描述成驚悚險惡的黑歷史。

剛剛老魔婆在抓住烏飛雙腳時不小心被那銀鐶魔法給烙燙到手掌,心中諸般紛陳惡念全都發洩在烏飛身上,她狠狠對他罵道:

『你這混帳該死的東西~今日老身我不狠狠治死你那可就...』

『師尊~您想對他怎樣?』那徒兒大艾瑪畢竟良心未泯、不忍那烏飛受太多酷刑折磨,想說將他扭斷脖子勒殺便是。

『小艾~給我端那鍋藥來!』老巫婆命徒兒小艾瑪道。

『嘻嘻~是的是的馬上就來!』那小艾瑪是個無知涼薄之輩,立馬從屋角端出之前熬煉七日七夜、趁那天火砸中老屋及時搶救逃出的那鍋預備加害烏飛的猛毒烈藥。

『妳們將這廝緊緊抓穩,掰開他的鳥嘴!』老巫婆命令大小艾瑪倆徒兒。

那大艾瑪本來就抓著烏飛身子,小艾瑪伸手將他的鳥嘴掰開,也不管是否用力過度、弄傷他成一隻歪嘴烏鴉...老巫婆掀開藥鍋的銅罩,用湯匙舀滿三大匙毒汁灌入烏飛喉嚨內吞下,再命大艾瑪將烏飛放入藥鍋中。那烏飛待要掙扎逃出,渾身黑糊糊已沾滿藥水...老巫婆猛然將銅罩緊緊蓋住藥鍋,命那小艾瑪將整鍋猛力搖晃,只聽那烏飛在藥鍋裡混著藥水咕咚咕咚滾動悶響。

『哈哈哈哈~這叫內服外用、毒性裡外夾攻、看你這廝還能撐到幾時!』老魔婆在一旁看著小艾瑪搖晃著藥鍋、聽著鍋裡烏飛與藥水的摻和滾動聲響,喜孜孜樂得眉花眼笑。

『師尊,您這樣就算沒把他毒死,那藥水也淹死嗆死他了吧?』徒兒大艾瑪看著師父笑成這樣,心裡覺得這老太婆未免忒小題大作了些。

『師父啊~這樣悶鍋裡搖他好像還不過癮呢~』那小艾瑪抱住那藥鍋漸漸搖出節奏感,突然對老魔婆提議道:

『在我故鄉有一道料理叫做「當歸鴨」,就是將鴨子用中藥草香料整鍋燉煮,那味道可真是香噴噴到不行哩!』那小艾瑪一邊說、一邊就把裝著烏飛的毒藥鍋往方才燒死烏鴉老呱的壁爐餘燼爐架上放妥,準備生火燉煮那藥鍋。

『哎喲?沒想到妳這小妮子比老身我心地更加歹毒!竟然想出如此陰損手段!』那老巫婆驚訝徒兒小艾瑪的心計,笑眯眯對她點點頭表示嘉許。

『妳們這也太過....那個了吧?』那大艾瑪在一旁見到老魔婆與小艾瑪準備在壁爐生火燉煮藥鍋內的烏飛,心下雖然不以為然,卻也不再多說什麼,就麼冷眼看著這齣藥燉烏飛的慘劇鬧劇進行吧。

那烏飛之前被老魔婆硬灌三大匙毒藥、又被浸到藥鍋裡渾身沾滿藥水猛晃猛搖半天,大概早已沒了性命,此時鍋子罩著銅蓋、放在壁爐火上燉煮,就等那湯汁滾沸燉爛,也就成了一道名副其實的「百毒燉鴉湯」了,只是誰又敢喝呢?那出餿主意的小艾瑪肯定是不喝的...這劇毒的烏鴉燉湯可憐就成了倒楣凡人類烏飛的荒謬人生終結。

歐瑪老巫婆師徒仨望著擱在壁爐火堆上的藥鍋細火慢燉...不久各色藥氣隨著湯汁滾沸而頂著銅蓋突突冉冉冒出、再過一陣連那藥味蒸氣也停了,表示毒藥湯汁已經完全收乾、開始悶烤焦味難聞起來(本來那氣味也不怎麼香就是)...老魔婆對小艾瑪說道:

『夠了夠了~再煮下去就焦黑糊爛了!』接著她命小艾瑪穿著隔熱手套將整鍋給端離爐火,擺放在廳中大桌上,準備掀開銅罩、看看鍋裡那隻烏飛被毒藥煮爛烤焦的慘狀。

『我來掀!我來掀!』那小艾瑪興奮莫名靠在桌旁躍躍欲試,伸手就要掀開那銅蓋,彷彿是在等待什麼好菜上桌似的。

『等等!』那老魔婆止住躁動雀躍的徒兒小艾瑪,慎重說道:

『這混帳烏飛肯定死透到魂飛魄散,但好歹咱壞人做到底,讓我最後再念誦一段絕戶毀屍毒咒以免後患、根除將來所有可能糾結牽連!』說著,那老魔婆開始手捻怪訣、口中喃喃默唸一連串嗚嗚啊啊難聽難解的咒語,那大概是她們遠祖源自瑞典北部Lappland拉普蘭山區的Sámi薩米原住民古老薩滿巫術,流傳遠渡大西洋又橫越新大陸密西西比河經歷三百多年、如今竟然用在烏飛這隻平凡無奇的凡人類烏鴉化身上頭。

『唸完了嗎?』小艾瑪耗在旁邊耐心等待老魔婆唸誦她那落落長串密密麻麻聽來雞皮疙瘩心裡發毛的咒語之後,迫不及待伸手往藥鍋上那銅蓋把柄揭開.......。

『呱?』沒想到從那鍋中探出一隻鳥頭往外張望,那不是烏飛還有誰?

『What the Heck? 哇靠?Holy Shit! 見鬼了!』那小艾瑪與老魔婆齊聲驚呼一連串咒罵,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出現這幕怪異景象...只見那烏飛若無其事從鍋中蹦出來站在桌上,眨眨眼看著歐瑪師徒仨人,接著又一聲:『呱?』、似乎也同樣表示不解。然後就拍拍翅膀從窗子飛走了...此時正值春暮夏初之際天氣清涼、窗子是打開的,那烏飛從窗口飛出去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嘿嘿~人家說有鳳凰浴火重生,咱這隻烏飛可是浴毒滾沸外加烈火烘烤而新生呢!』那大艾瑪見此光景,忍不住嘖嘖稱奇讚嘆。

『放妳娘的浴火重生狗臭屁!』那老魔婆從驚愕中回神過來,忍不住爆粗口大罵: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烏飛這廝怎麼不死竟然還飛了!』

『師父啊~像必是那藥過期了、內服外用再加上燜鍋火烤燉煮產生化學催化活化反作用吧?』徒兒小艾瑪在一旁插嘴建議如此這般可能。

『放妳的催化活化反作用個屁!』老魔婆聞聽此言,用湯匙從藥鍋裡舀出一匙那「百毒燉烏飛」湯汁、遞到小艾瑪嘴邊,勢欲要逼她喝下:

『既然那混帳烏飛都活轉沒事、還精神飽滿飛上天去,妳倒喝看看啊!』

『噁?我哪敢喝這臭東西?不要不要!』那小艾瑪正欲轉身逃開,卻被老魔婆一把抓住,捏住下巴掰開嘴、將那湯汁給硬生生灌入她喉嚨吞下。

『咳!咳!』小艾瑪被毒湯給嗆到、不住乾咳想嘔出腹中毒水,卻已無濟於事。那大艾瑪在一旁看得呆了,沒想到老巫婆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連自己徒兒也不放過,心裡頓時萌生退意,覺得再在這裡耗下去早晚性命不保,不如尋個空隙偷偷走人吧。

天底下怪事總是出乎意料無奇不有...那服下毒湯的小艾瑪突然凝身端立不動,接著滿臉透出妖異暗光,漸漸周身籠罩團團薄霧氤氳,待那諸色暗光流轉閃熾一陣過後,薄霧氤氳逐漸散去,眼前窈窕俏立的不再是原先那其貌不揚的小艾瑪,而是薩米原住民、北日耳曼人、安達魯西雅摩爾拉丁裔黑膚美人、南島凱達格蘭遺族的混血造型美女!

按:以上拉雜唬爛名詞純屬形而上的metaphor隱喻...薩米原住民、北日耳曼人是歐瑪老巫婆來自斯堪地那維亞的血緣與藥草配方,安達魯西雅摩爾拉丁裔、南島凱達格蘭則是煉藥時加入烏飛羽毛基因的隱性因子。

『哎呀?我到底怎麼了!』那小艾瑪摸摸自己渾身各處,逕自走到門邊的穿衣鏡子照看,頓時又驚又喜!彷彿置身在美夢當中...這也難怪,她所出身長大的那個島鄉,大半居民的崇洋媚外審美觀都是以中西混血為美,總恨不得自己鼻子高挺、大眼深邃、小腿修長、翹臀挺胸等等自我修正偏好的想像...她心想:只可惜膚色偏黑了些?

其實她現在這身健美膚色要是到邁阿密海灘轉悠走一圈、那可羨煞周邊多少脫光衣服猛曬太陽的比基尼女郎哩。

『妳?妳怎麼變成這副雜種鬼樣?』老魔婆指著小艾瑪顫聲罵道。顯然東西方老少代溝的審美觀在這方面是有點出入的。

『哎喲!』大艾瑪見到閨蜜小艾瑪才喝了一匙「百毒燉烏飛」湯汁,就變成如此混血美女,頓時心癢難耐,也忍不住躍躍欲想嚐一口試看看...心想這鍋湯要是拿回去故鄉那個島上研發申請專利、肯定大發利市大賺醫美生技女人錢!

『咚咚咚!』突然有人敲門。

『誰呀!』老魔婆心裡一驚,她們師徒仨逃來這處農舍定居,從來就沒有訪客,況且這裡地處偏僻,位居玉米田碎石小路,不可能有人經過的。

『咚咚咚!』敲門聲又再度響起。

『妳過去看看。』老魔婆命大艾瑪過去開門,要她將那不速之客給打發走。

門開了,外頭站著一位年輕女人,碧綠眼睛面目白皙,淺褐色頭髮夾雜幾綹金黃髮絲,笑容可掬對大艾瑪說道:

『我朋友家裡有一隻烏鴉幾個月前飛走了,他腳上戴著朋友重要的紀念東西,我替他們找了好久,剛剛發現這隻鳥就停在你家屋簷上,可不可以方便讓我待在屋外哄他下來,好取下他腳上的東西?』

『喔?』那大艾瑪探頭往屋外一瞧,發現那烏飛就停在門邊屋簷上頭。原來這廝飛出窗外之後並未遠離,還待在農舍這裡呢!大艾瑪心想:

『反正這烏飛受的折磨也夠了,既然這女人又不進咱屋裡,就由她隨意幹嘛吧。』於是對女人點點頭表示可以,就又關上門,回屋裡向老魔婆稟告這事。

『哪有這麼巧?這女人肯定有鬼!』那老魔婆心下嘀咕,招手要大小艾瑪倆徒兒跟在身後,靠在窗邊布簾後面偷看外面動靜。

那女人正是來自路西弗深淵火窟的信使者Natalie娜妲麗!只見她站在院前對屋簷上的烏飛招招手,那黑鳥就飛到她肩上乖乖不動...娜妲麗側著頭對烏飛說了一會話、還伸手輕輕撫摸他的鳥頭...不多時那烏飛便展翅飛去,這次真的是遠走高飛了。

女人娜妲麗在農舍院前前前後後踱步,不時低頭沈思、偶爾仰天無語...她這來回走動的樣子令屋內偷窺的老魔婆心裡忐忑不安,卻又不知這奇怪女子是啥來路?不敢衝出屋外猛下殺手...因為剛剛親眼目睹烏飛從毒藥烈火煎熬下不死復活,心下惡膽早怯散大半...就麼裝怂躲在屋裡乾瞪眼。

後來娜妲麗終於不再走動,揚起右手呼嘯一聲:『噫嚱~』,突然屋內那隻母烏鴉小呱飛出窗外,也落在娜妲麗肩上,聽她細聲交代半晌之後,母烏鴉小呱振翅飛起,在娜妲麗頭頂上盤旋三圈、逕自往西方瑞典堡飛去...。

接著娜妲麗在農舍院前站直身子,雙手叉腰對著窗子這邊笑道:

『妳們就乖乖在屋裡待著,那鍋毒湯不許再喝,喝了有害無益!』

說完這話,從她腰間兩側延伸幻化出兩道五彩火光,往左右繞著那農舍延燒合圍成一大圈火焰...不久火勢燒盡,地上留下一圈數十呎直徑焦黑燒灼痕跡,將歐瑪老魔婆與大小艾瑪師徒仨窩藏的農舍圈在其內。

那老巫婆見娜妲麗消失不見,還想走出屋外探看究竟,等她踏步到那烈火灼燒的圈子邊緣時,卻是再怎麼也跨不出去...老魔婆賭氣罵道:

『妳這裝神弄鬼的婆娘到底是誰?竟然敢對我小巫見大巫犯上無禮!』說著奮力使出遁法突圍,卻哪衝得出去?

這下歐瑪老巫婆可慌了手腳,潛心將祖傳十八代巫術盡數施展出來...一時之間只見她左衝右突、渾身發出猛惡煞氣、不時上沖雲霄下遁泥塵、揚起漫天罡風毒霧...只看得那大小艾瑪倆徒兒目眩神馳,才知原來師父手段這般厲害,就算再跟她苦學苦練一十八年也難學到半點皮毛...不過這些花俏厲害招式似乎都不濟事,老魔婆還是被困在那簡單的焦黑圈子裡、說什麼也衝出不去。

『咦?妳怎麼變成這樣!』那大艾瑪看著小艾瑪的臉,失聲驚道。

『我又怎樣啦?』小艾瑪摸摸自己的臉,發現觸感怪怪地,趕緊又跑到門邊穿衣鏡照看,一看自己鏡中模樣就哭喊起來:

『媽呀!怎麼變這麼老~』

原來剛剛她喝下的「百毒燉烏飛」湯汁,好不容易美美漂亮開心一陣子,卻不知藥性內有莫名其妙加速氧化老化作用,讓她一時老了卅八歲,要等那藥性完全散去,可能還得再老上卅八歲...那可不是要變成七老八十了?

『哈哈哈哈~現在妳看起來和我一樣老了!』沒想到歐瑪老魔婆這時見到小艾瑪變成這副德性,竟然指著她幸災樂禍嘲笑。

『師父,小艾已經夠倒楣了~您就饒了她吧。』大艾瑪愣在一旁勸道,私底下慶幸自己沒跟著喝那「百毒燉烏飛」啥鬼湯、莫想要美容養顏大大塑身一番。

後記:故事掰到這裡有點冗煩、就不多說了...本部《愛荷華天使散記》全篇沒有半隻天使、只有一群烏鴉和三位巫婆,後續情節要接到《烏飛前傳》開頭,烏飛那位天外非人朋友大天自從與老魔婆在孤樹鎮鬥法傷了羽翅之後,遁跡到國境北界Voyageurs毛皮獵人的冰封水域療傷冬眠,這年夏天又回返烏飛在愛荷華市凡布倫街獨居的老屋居處,尋出烏飛原先預訂的那一大疊環遊新大陸火車票、化身烏飛的凡人類模樣,準備南下到滿喜鎮搭火車,卻在途中218號公路瑞典堡附近的玉米田遇到老呱之前的那群烏鴉同伴、母烏鴉小呱...後續一路展開回述烏飛童年的過往瑣事、還有逆轉時空拯救烏飛的歷程。(May, 2020)

《烏飛前傳》

01. 玉米田烏鴉異象